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闪婚蜜爱:厉先生的契约妻
闪婚蜜爱:厉先生的契约妻已完结

闪婚蜜爱:厉先生的契约妻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言情主角:顾清欢厉泽宴

小说主角是顾清欢厉泽宴的小说叫《闪婚蜜爱:厉先生的契约妻》,它的作者是作者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清欢弯了弯唇,“客气,秦家门槛太高,我怕是高攀不上。”“怎么会呢?”秦继业笑眯眯的,丝毫不见尴尬,“只要你能来,随时欢迎。”清欢扯了扯唇,不言语。“好了。”厉泽宴脱下西装外套,温柔的披在清欢肩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欢弯了弯唇,“客气,秦家门槛太高,我怕是高攀不上。”

“怎么会呢?”秦继业笑眯眯的,丝毫不见尴尬,“只要你能来,随时欢迎。”

清欢扯了扯唇,不言语。

“好了。”厉泽宴脱下西装外套,温柔的披在清欢肩上,遮住她走光的后背,“宴会快结束了,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们走。”

众人自发的让开一条路,目送他们离开。

大概很快洛城所有人都该知道厉泽宴有多爱她了吧。

百炼钢化成绕指柔,为爱一掷千金什么的……

清欢有些消化不良。

她头疼的想,这男人不光把她架在火上烤,甚至自己还添了把柴,让火烧得更旺。

为什么呢。

低调奢华的布加迪威龙一路平稳行驶着,清欢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那个……厉先生,忘了问,协议期间我的人身安全你负责吗?”

可别只管把她架在火上烤,不给她涂防火层啊,万一烤熟了怎么办?

就像今晚这样,想一想,如果不是厉泽宴及时出现,衣衫不整的她被那么多人围观,那得是多大的丑闻啊,以后还能好?

清欢深深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担忧着。

厉泽宴领会了她的意思,朝驾驶座上看过去,“那人怎么处理了?”

“已经扔进游泳池里醒酒了,不过boss放心,死不了。”宋轶勾唇,死是死不了,但怎么也得脱层皮。

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他家boss?

等着扫大街收破烂吧。

厉泽宴瞥了清欢一眼,清欢笑的尴尬,“当我没问。”这莫非就是传说中总裁级别的“天凉王破”?

长见识了。

清欢想,以后她是不是也可以体验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了?特别是在面对秦家那些人的时候。

直觉的,她觉得今晚的事不是意外。

“前面停车就好。”

车子在街口停下,厉泽宴扫了眼窗外昏黄破败的路灯,以及隐约可见的纠结杂乱的街道,微微皱眉,“明天,搬到我的别墅去。”

这里显然不再适合她居住了。

清欢一愣,“不用麻烦了,我……”

从车窗里露出半张冷峻侧脸的男人转头,幽深眸子撇过去,声音冷沉沉的,“这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霸道如斯。

……好吧,老大说了算。

“boss,国外分公司的事……”车子缓缓启动,宋轶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上的人,欲言又止,如果不是事情太急,他也不会在晚宴上就找来了。

差点忘了,厉泽宴抬手暗了暗眉心,那边出的乱子可不宜拖得太久。

“转道,直接去机场。”他沉吟一瞬,又说:“你跟我去,告诉楚丞,让他看顾一下顾清欢这边的事。”

*

清欢难得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早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顶着一头鸡窝,睡意惺忪,声音慵懒,“喂。”

啪!

手机掉在地上,脸色煞白。

——清欢赶到医院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散乱,眼睛通红,像是疯子一样跑到急救室门前,却突然被人拦下。

“这位小姐,你冷静一点。”

“冷静!病人正在抢救中,你不能进去,你想害死他吗?!”

清欢身子陡然一僵,突然狠狠揪住对方衣领,咬牙切齿的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

小护士也是刚来的,被她通红的眼吓了一跳,磕磕巴巴的道:“突发脑溢血,有点危险,你,你……”

做好准备。

最后四个字,她被生生吓得吞了回去。

整整八个小时,抢救室的门终于推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神色沉重,“抱歉,我已经尽力了……”

霎时,天昏地暗。

清欢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窗外阳光灿烂,清欢却觉得自己心底怎么也照不进温暖的光,冰冷冰冷的。

“醒了?”楚丞推门进来,见她挣扎着要下床,连忙迎上来,“慢点,医生说你身体不太好,需要休息。”

清欢脸色苍白的盯着他,不说话。

楚丞叹了口气,“厉哥有事出国了,让我照应一下你。”

知道厉哥有了老婆,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是这个曾经“碰瓷”过他的,脑子还有点问题的小美人。

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楚丞觉得吧,这小美人真的挺惨的。

清欢终于有了动静,嗓音嘶哑,“我爷爷呢?我要见他。”

瞧着她执拗的神色,楚丞知道自己阻止也没用,叹了口气,“跟我来吧。”

太平间里,幽静冷寂到让人心底发毛。

昨天还好好的,甚至已经能张口叫出她名字的老人此时紧闭着眼,脸色青白,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让人心凉。

“爷爷,你别,别吓我好不好?”清欢颤抖着揭开白布,执起老人枯瘦的手,眼眶通红,神色空洞。

“说好的,等病好了我们一起去旅游的。”

“您还说要看着我结婚生子呢?没了您撑腰,我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呀……”

“顾……清欢。”

楚丞实在不忍心,打断了她,明明没有流泪,可她那样子却比嚎啕大哭更让人心酸,“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

房间内死一般寂静。

良久,清欢逼回眼眶里的泪,转头,声音幽冷,毫无起伏,“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怕是和秦夫人有关。”楚丞都觉得自己的话很残忍,可这确实是他刚了解到的情况,“秦夫人来看望老爷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等她匆匆出门后护士进来查看,就发现老爷子有些不好了。”

“……所以,你到底和我爷爷说了什么?”

秦家客厅里,清欢看着眼前妆容明艳的妇人,声音极冷,极讽刺。

蒋琬却还沉浸在清欢带来的消息里没回神,喃喃自语着,“你爷爷死了?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还装?!”清欢咬牙,眼眶发红,“当你急匆匆的从病房里出来却不通知医生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种结局了吧。”

“你可真狠,那好歹也曾经是你的长辈。”

蒋琬脸色一变,“没,我没有,我就是有些慌,所以忘了。”她急切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