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原来爱过你
原来爱过你已完结

原来爱过你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言情主角:狂翰城罗小鹿

小说主人公是狂翰城罗小鹿的书名叫《原来爱过你》,是作者作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一把扶住墙壁,勉强撑住身子才不至于倒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哥哥,哥哥,你一定要挺过来,你一定要醒过来啊,这个世界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呜呜呜呜~~~”罗小鹿悲戚地哭着。母亲早年就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一把扶住墙壁,勉强撑住身子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哥哥,哥哥,你一定要挺过来,你一定要醒过来啊,这个世界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呜呜呜呜~~~”罗小鹿悲戚地哭着。

母亲早年就不在了,她在家里被爸爸和哥哥宠成小公主,一直以来,她以为这种幸福的日子会延续一生。

没想到,一场车祸,夺走了爸爸的生命,也让狂翰城从此对她和哥哥恨之入骨!

一直以来,狂翰城恐怕都希望哥哥早点死吧。

但是她不要,不要哥哥离开她——

心痛到不能自已,她现在也无能为力,只能想办法留住哥哥的性命。

幸好,哥哥把公司管理得很好,她虽然因为补偿狂翰城,在自己的那份股份转让书上签字,将公司属于她的股权让给了狂翰城。

但哥哥的股权还在,他的治疗费倒是不成问题。

想到这一点,她勉强爬起来,准备回家把怀孕的消息告诉狂翰城,他听到了,应该不会那么恨他们了吧。

罗小鹿出了医院,拦住一辆出租车回到了狂家。

一回去,佣人给她开门。

她换了鞋子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人。

狂翰城和周蜜韵。

他们亲密无间地坐在一起,周蜜韵的头颅依靠在他的手臂上,一副情深意笃的姿态,而狂翰城竟然没有推开她。

“翰城,可以让她离开吗,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罗小鹿一脸膈应地道。

她一看到周蜜韵就浑身不舒服。

狂翰城没有动,他一双黑眸里充斥着滔天的恨意与暴躁的怒意。

“韵儿为什么要离开?”狂翰城唇齿在发抖。

他手臂一动,将周蜜韵搂在怀里,唇瓣贴在她额头落下一道温柔的吻,再次看向罗小鹿时,恨意翻滚,一副想要活活吃了她的态度。

“翰城,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气我?昨晚,你不是——”罗小鹿一脸地不解。

狂翰城昨天对她还有不舍的。

如果不是不舍,他又怎么会半路来赶走了楚荆浩,还跟她做了亲密的事儿。

蹭的一声。

狂翰城猛地站起身来,他大踏步奔上前来,一耳光狠狠扇在罗小鹿的脸颊上,一股恨意充斥在他的黑眸里。

“贱人!提到昨晚我就恶心,恨不得把昨晚的一切都抹掉!”他怒吼道。

罗小鹿被他一巴掌扇在地上,脸颊瞬间起了五道指印,身子如破布一般跌落在地板上,她本能地护住肚子,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出任何的状况。

“翰城,为什么……”她泪眼婆娑。

她怀了他的孩子,回家来就是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为什么一夜之间,他就变了脸色,早上打电话,他也没什么很大的情绪波动啊。

“哈哈哈,罗小鹿,你到底有多少事在骗我,你眼底还有忠诚这种事吗?你真的很脏!”他一把蹲下身来,捏住她的脸颊,锋利的视线跟刀子一样剐在她脸上。

“翰城——”罗小鹿哭泣着,“你听我说,我,我……”

话音还没落,狂翰城嘶吼道:“你想说你怀孕了吗?”

“翰城,你,你知道了?”罗小鹿喜极而泣。

她才想爬起来,却被狂翰城又一次狠狠地扇在地板上。

他拿纸巾擦拭着手掌,恶狠狠的视线落在她身上,道:“脏,碰你一下,我都觉得脏了我的手。”

“翰城,你,你什么意思?”罗小鹿不明白。

“打掉!”狂翰城忽然冷冰冰地道。

罗小鹿瞪大了眼珠子,她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说什么?

“这个孽种,就不该出生在这世上,他敢出生,我就活活捏死他!”狂翰城怒吼道。

该死的女人。

她竟然怀孕五个月了。

五个月前,他一整个月都不在家里,一直在国外出差。

早上,他还收到一张谢子厉抱着她的照片,他打电话过去问她,她到底跟谁在一起,她竟然撒谎骗他!

为了一个谢子厉,她又是糊弄他,又想让他替谢子厉养一个私生子吗?

他狂翰城是傻子不成?

“你们罗家人真是贱!而你罗小鹿是最贱的货色,你不觉得你的血都是脏的吗?我一分钟,一秒钟也不想看到你,你不去打掉这个孽子,我就亲自动手,让你亲眼看到他从你肚子里掉下来!”狂翰城嘶吼道。

昨晚,他是见了鬼,鬼迷心窍竟然心软去拦截她,害得他丢失了暗王的一宗大单子。

“翰城,不要,不要啊——”罗小鹿哭喊着。

啪啪!

狂翰城快要出离愤怒了。

不要脸的贱女人,他给她机会不要,竟然还想留着她身上的脏骨肉,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就在他提着拳头上前时,周蜜韵跨步上前来,一把拉住他手臂,柔媚入骨道:“哥,你别这样,不如我带她去医院吧,她毕竟是女人,舍不得也是长情……”

狂翰城恶狠狠地瞪着罗小鹿,恨声道:“罗小鹿,我警告你,你如果想把这不该存在的孽种生下来,我就让你哥哥死!”

“不要,不要,我去,我去医院还不行吗?”罗小鹿的心一点一点地下沉。

周蜜韵走过来,想要扶起她来,谁知道还没上前,就被罗小鹿给挥开了。

“滚开,我自己有脚,自己会走!”她站起来,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而狂翰城连一道多余的眼神也不给她,无情又冷漠。

她心痛如绞。

迈着仓皇的步伐,她去了医院。

而她登上手术台,谢子厉急急冲进来,他大吼一声:“罗小鹿,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啊?”

罗小鹿一脸的生无可恋。

她看着谢子厉失声痛哭。

“翰城不要这个孩子,他不要我替他生孩子,如果我不打掉,他就要害死我哥。”罗小鹿崩溃得大声哭着。

谢子厉一听到这番话,痛心道:“昨晚不是好好的吗?”

“不,不是好好的,他根本就是恨我,一直都在恨我,是我错了,是我以为他昨晚的行为是对我还有心,是我会错了意。”罗小鹿捂住脸哭。

“离开他吧,永远离开他!”谢子厉上前抱住彻底崩溃的罗小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