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一夜危情:首席的独家占有
一夜危情:首席的独家占有连载中

一夜危情:首席的独家占有

来源:奇热作者:云朵儿标签:总裁,穿越,赘婿主角:凌惜音,炎景煜

火爆新书《一夜危情:首席的独家占有》由云朵儿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惜音,炎景煜,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张俊脸黑得彻底。尽管他的动作极快,但还是有不少吐出来的酒水沾到了他的身上。这个女人,还真有恶心人的本事!凌惜音蹲在一旁大吐特吐,喉咙一阵阵辣生生的感觉,脑门都冒出汗来了,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B市,十三区酒吧。

昏暗的灯光下,迷醉的男男女女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在舞池里疯狂地摇摆,暧昧的气氛笼罩着整个酒吧。

某个角落里的吧台,一个年轻的女人独自坐着。她的一头长发高高盘起,露出线条优美的脖子,一身干练的职业性裙装,与周围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吧台上放着的手机还在不断地震动着。

“滚你丫的。”看到上面的来电姓名,凌惜音忍不住爆了粗口,直接把手机丢进了酒杯里。

凌朔居然还有脸给她打电话?脸皮真够厚的。

她在外面拼死拼活地给凌家打理生意,刚一回国,就看见自己的恋人和别的女人滚床单,还真是狗血!

凌惜音一杯杯地灌着酒,烈酒入喉的灼烧感暂时麻痹了神经,可越喝心里却越是堵得慌。

忽的,一只男人的手轻佻地搭上了她的手腕,“小姐,不如我来陪你喝一杯?”

凌惜音看着面前眼底满是淫欲的陌生男人,脸色明显一冷。

她虽然有些醉意,但思维还算清晰,被人这样轻薄后直接反手抓住对方的手“咔嚓”一扭,“擦亮你的眼睛,看看……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

男人痛得冷汗直下,死咬着唇才没有丢脸地叫出声,“对……对不起,我喝多了。”

凌惜音像是沾染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甩开他的手,冷冷道,“滚。”

什么货色,也敢来调戏她。

又灌下了好几大杯烈酒,凌惜音摇摇晃晃地进了洗手间,想洗一把脸,不料却误进了男士洗手间,迎面便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

“呵,哪里跑进来的小醉猫?”华丽磁性的男声在头顶响了起来。

凌惜音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对方的相貌,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拎了出来。

“我没醉。”凌惜音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尽力维持自己高冷的表情,但眼睛里的水光流转,醉意迷离还是出卖了她,“你……”

这个男人好像有点眼熟?

算了,管他是谁。

炎景煜看着醉得不轻的女人,唇角微勾,“凌惜音。”

还真是难得一见她的醉态。

“你认识我?”凌惜音忽然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对方顺势微微俯身。

两个人的距离极近,四目相对,彼此视线交织,暧昧不已。

“先生,”凌惜音忽的笑得妩媚,面若桃花,吐息间都是清冷的酒香,“要玩一夜情吗?”

她是真的醉了,以至于思维都有些短路。

凭什么凌朔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别人上床,她就要为他守身如玉,清心寡欲?

今天她是来找开心的,当然要做一点“开心”的事情。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瞧着也十分顺眼。

炎景煜只是看着她,一双眼睛深遂无比,意味不明。

“不想玩?那我找别人了。”见他没有回答,凌惜音以为对方不愿意,便准备绕过他往前走。

炎景煜一把将她扯了回来,直接按在墙上,凑近她的耳畔,唇边笑意邪气凛然,“你确定要玩?”

“怎么这么啰嗦,是不是男人……”

她的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霸道而又强势的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攻城略池,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凌惜音被他吻得浑身发软,氧气的短暂稀缺让她的胃部不断地翻涌,一阵恶心,然后直接吐了出来。

炎景煜猛地将她推到一边,一张俊脸黑得彻底。

尽管他的动作极快,但还是有不少吐出来的酒水沾到了他的身上。

这个女人,还真有恶心人的本事!

凌惜音蹲在一旁大吐特吐,喉咙一阵阵辣生生的感觉,脑门都冒出汗来了,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她直接抄起袖子擦净唇边的残留物,有些踉跄地扶着墙站起来。瞥见炎景煜一脸嫌弃外加想要掐死她的表情,借着酒劲,脾气瞬间也上来了,“怎么……嫌老娘恶心?那你刚才还亲个不停!”

“闭嘴。”炎景煜的脸更黑了,他忍住想掐死她的冲动,直接把她拖了出去,甩进自己的车里。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凌惜音晕晕乎乎地被炎景煜拎进了浴室。

他伸手打开了花洒,宽敞的浴室里渐渐雾气腾腾。

温热的水打湿了凌惜音身上的衬衣,玲珑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散落的发丝沾在白皙的颈脖上,浅浅的水流顺势而下……

真是该死的诱人。

炎景煜漆黑的眸子微眯,透着一股危险,一步步逼近她。

凌惜音有些后知后觉地看着他,眼神迷离,“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

炎景煜一把将她抱进浴缸里,干净的热水浸过雪白的肌肤,顿时溢了出来,“把你洗干净,然后吃掉。”

声线磁性而又邪气,一下又一下地撩动着她的心弦。

“呵呵。”凌惜音似是想起了什么,纤细的双臂主动地攀上了他的脖子,轻咬了一下他性感的喉结。

炎景煜盯着她看了一秒,再一次堵上了她的唇,肆意地啃咬着她的嘴角,渐渐往下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排排咬痕……

夜色深深,一室暧昧春光。

第二天一早,凌惜音有些艰涩地睁开了眼睛。宿醉让她头痛欲裂,而身体更像是被卡车碾压了一整夜,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她看向身侧,视线正对上一道堪称完美的侧颜,黑色的睫毛纤长,挺直的鼻梁,薄唇如刀削一般,坚毅的下巴……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是上帝的宠儿。

他梭角分明的五官简直像是一尊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完美得无可挑剔。

凌惜音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

昨晚,昨晚……

她和一个陌生男人上床了。

“Goodmorning。”男人磁性的声音仿佛有种令人沉醉的魅力。

炎景煜从床上坐起,被子从身体上滑落,露出了如雕塑一般健硕的上身,能清晰地看见八块腹肌。

“炎景煜?”凌惜音震惊得有些失声,恰好对上了他的眼睛。

炎景煜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戏谑,似笑非笑,“终于想起来了吗?凌小姐。”

当然想起来了。

炎景煜,炎氏集团的执行总裁,23岁接任公司,不过短短几年便将炎氏发展至跨国集团,旗下公司各种行业均有涉猎。今年不过二十八岁,已经坐拥千亿资产。

炎氏集团正是商业帝国的巨头,和实力不弱的凌氏集团也是死对头。身为副总的凌惜音在和炎氏多次较量中,和炎景煜打了几个照面。他给她的印象极为深刻,行事作风果敢而冷血,眼光十分毒辣。

他是她发自内心欣赏的,为数不多的男人之一。

可现在让她头疼的问题是,她怎么会迷迷糊糊地把这个男人给睡了?

“抱歉,昨晚喝多了,我……”凌惜音不由得揉了揉额角,“我们都是成年人,男女之间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所以……”

“所以什么?”炎景煜不紧不慢地起身,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上,一点也不避讳她。

虽然他对她在的商场手段上有几分欣赏,但他并不喜欢她此时公事公办的语气。

这个女人,还是醉的时候可爱一点。

“昨晚是你的第一次。”他淡淡地提醒道。

凌惜音微微一怔,第一次……

她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幸好不是给了凌朔,那个王八蛋他根本不配!

“不过是初夜,以后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炎景煜长臂一伸环入怀中,固定住她的后脑勾,堵上了她的唇,将她的话语尽数吞入腹中。

炎景煜莫名地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挑拨了怒火,越吻越深。

长长的一吻方尽,凌惜音有些晕晕乎乎地摸摸自己略微红肿的唇,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炎景煜俊朗的眉峰微挑,“又不是没有做过,接个吻算什么,你说的,有一就有二。”

“你没刷牙。”这是凌惜音的第一想法。

“你不是也没刷。”炎景煜狭长的眼眸里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咱俩谁也别嫌弃谁,昨晚你吐得一身都是,我还不是亲力亲为地帮你清洗……”

不说还好,一说起来,凌惜音脑海里有些断片的记忆又浮现了上来,满满的都是限制级画面。

她俏脸一红,说话都有点结巴,“你…你,我没有……”

凌惜音觉得自己再也待不下去了,捡起服务员清洗好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丢下一句“Goodbye”便夺门而出。

而房间里的炎景煜看着她兔子一样溜走的身影,若有若无地弯了弯唇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