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傲娇与执着
傲娇与执着已完结

傲娇与执着

来源:微小宝作者:流浪者乌托邦标签:言情,穿越,职场主角:凌彤萱,金东方

主人公叫凌彤萱,金东方的小说是《傲娇与执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浪者乌托邦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美肌,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魔鬼身材。“方主管,我回来啦!”一开口,也是酥媚入骨。方讷言朝着她点了点头,“嗯,辛苦了,要不要休两天假?”“不用不用,能在财务部为总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几天,凌彤萱在工作上比较平顺,金东方没有刻意为难她,而她谨慎的态度和勤恳的表现也让带她的主管方讷言很满意,只是除了一件事情。

“凌彤萱,你今年多大了?”方讷言问道。

“虚岁24了。”

“那也就是周岁23啊,这么年轻,可你穿的衣服也太保守了,比我的还要显老啊!”方讷言很是惋惜地说着。

“呃……我又着装不当了吗?”凌彤萱紧张地问。上次被金东方说过一次,她就非常注意这方面了,可现在方主管怎么又说保守了呢,那她到底该怎么穿才对啊?

“又?”方讷言抓住关键字眼,追问,“有人说过你?”

“是。”凌彤萱低下头,诚实回答,“总监说过我一次,他叫我不要穿得太招摇。”

“呵!”方讷言微微笑了下,好像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当当的高跟鞋声传来,一个长相靓丽的女人走进财务部,她一袭枚红色的连身裙,V型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美肌,毫不吝啬地展示着自己的魔鬼身材。

“方主管,我回来啦!”一开口,也是酥媚入骨。

方讷言朝着她点了点头,“嗯,辛苦了,要不要休两天假?”

“不用不用,能在财务部为总监服务是我的荣幸!”女人娇笑着道,美眸一瞥看到了凌彤萱,略感讶异,“这是新人?”

“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凌彤萱,新晋的总监秘书。这位是胡蝶,银行出纳,前几天她出差了,才回。”

“你好!”

“你好!”

凌彤萱和胡蝶握了握手,但心思各异。

凌彤萱微怔着,被胡蝶那艳压群芳的气场给震住了,她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公关呢,好漂亮!

胡蝶则在心里腹诽,这看起来土得要命的女孩居然当上了总监秘书,真可恶!

忽然,“铃铃”两声,桌上的呼叫专机响了,凌彤萱连忙去接听。

“咖啡!”金东方命令道。

“是。”

凌彤萱挂了电话,连忙奔向茶水间,很快就端了杯香气四溢的咖啡出来。

胡蝶轻轻嗅着,觉得这咖啡的香气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美眸一转,起身走到凌彤萱跟前,笑道,“凌秘书,我正要进总监办公室报告,我帮你送进去吧!”

“呃……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

胡蝶端着咖啡,风姿绰约地走了,可不一会儿就阴沉着脸返回,“凌彤萱,总监叫你进去!”

“呃!”凌彤萱一愣,该不会是胡蝶帮她送咖啡惹总监不满了吧?

如是想着,凌彤萱心里有些慌,连忙朝着金东方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而胡蝶望着她的背影,心生怨气,这浑身包得跟粽子似的女孩哪里好了,总监为什么偏偏指定她当秘书呢,再说咖啡谁送不是一样!

凌彤萱战战兢兢地进了金东方的办公室,“总监,您找我?”

“我不找你你就不来了是吧?”金东方将文件甩在桌上,厉声质问,“我叫你送咖啡进来,你却找别人代替,这就是你工作的态度吗?”

“对不起,总监,不会有下次了!”凌彤萱连忙道歉。

金东方眯起眸细细盯着她,当他在她脸上看到明显的紧张和躲避的神情时,眉心不由得拧紧了。

她现在的样子,很像是一只无辜的小兔子,可她之前做的那些事,让他很难相信她本性纯良。

他派人查过那晚在饭店的事情,却没什么发现,因为那晚出席宴会的人太多了,又都是极其注重隐私的政商名流,监控都关了,所以他暂时查不出什么。

“凌秘书,工作上还适应吗?”他忽然沉声问道。

“还好。”

“什么叫还好?适应就是适应,不适应就是不适应!下次不要再给我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

“是。”

金东方端起杯子,轻轻喝了口咖啡,香浓的味道让他十分满意,他站起身,端着杯子走向她。

凌彤萱低着头,咖啡的香气混合着他身上的古龙水味窜入鼻息,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每天做端茶倒水的工作,你会不会觉得委屈?”

“不委屈。”

“真心话?”

“……”凌彤萱咬着唇,眼睛里有一丝倔强。其实她不是觉得委屈,只是觉得这不是她的专业,好像学不到什么东西。

“抬起头来!”

“是。”凌彤萱硬着头皮抬起头来,对上他幽深的双眸。

“觉得委屈吗?”金东方目光灼灼地问。

“不是委屈,工作是不分贵贱的,端茶倒水并不丢人,我只是不明白……”

话未说完,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金惟仁春风满面地闯了进来。

金东方回过头,声音冷凛,“你没有敲门!”

金惟仁眨了眨桃花眼,很故意地捶了捶门板,“这样行了吧?”

凌彤萱看到金惟仁的举止有些忍俊不禁,而金东方的脸色却越来越黑。

“啊,这什么味这么香啊,凌秘书,帮我也冲杯咖啡,好吗?”金惟仁主动要求。

“当然好。”凌彤萱连忙出了办公室。

金惟仁走向一旁的沙发,径自坐下,潇洒地将双腿交叠在一起,“其实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让她担任秘书一职呢?”

金东方冷漠地道,“不为什么!”

“你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金惟仁不怀好意地笑。

“想太多!”

“那为什么?”

“看着顺眼!”金东方表情依旧酷酷的。

金惟仁的眼睛瞬间亮了,“难得你看哪个女人顺眼啊!”

金东方压制住怒火,正色道,“她不花痴!”

金惟仁这下懂了,原来他是嫌周围的女人太麻烦啊!也是,金东方对于女人而言就像是蜜蜂最爱的蜂蜜,之前方讷言也是因为已婚的身份才可以兼任秘书一职的,不过凌彤萱竟然也不甩他?

金惟仁抚了抚下巴,玩味地道,“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有挑战性,你该不会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想征服她吧?”

金东方挑了挑眉,“你以为我是你吗?花花公子!”

金惟仁笑了笑,“我才不是花花公子,我是纯情美男!只不过……稍微博爱了那么一点点!”

“够了!我对你的私生活没兴趣!”金东方坐回办公桌后,沉声道,“说公事!”

“好好好,工作狂!”金惟仁将手里的文件递过去。

金东方翻开来看,快速浏览了下,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这个项目难度很大,可你才出面一次就拿下来了!”

“我跟那个负责人的女儿有点交情!”

金东方瞪他一眼,对于他的“滥情”不予置评,他快速在文件上签了字,“财务部会从即日起按预定的投资方案拨款!”

“当当……”敲门声响起。

“进!”金东方没有抬头,简短回道。

门外,凌彤萱得到响应后,轻轻推门而入,她手里端着托盘,里面是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随着她的走近,咖啡的香气也越来越浓郁。

“金先生,请用。”凌彤萱将咖啡端到金惟仁面前。

“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叫我金先生,叫金惟仁就好了!”

凌彤萱敛着眸,不敢僭越,没有说话。

金惟仁端起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口,点头,“嗯!凌秘书的手艺真的很不错!我可不可以挖你的墙角?”金惟仁看向金东方,桃花眼闪了闪。

金东方的双眸微微眯起,明显不悦。

凌彤萱心里一惊,连忙拿起托盘想退下去,可金惟仁故意死缠烂打,“凌秘书,你来做我的助理好不好?”

“您别开玩笑了!”

“不是开玩笑,我是很有诚意的,小彤!”

小彤?

凌彤萱的呼吸一紧,他们没这么熟吧?

金东方的视线落在凌彤萱微微泛起红晕的脸上,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阴鸷,他将文件合起,丢还给金惟仁,“你可以走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小彤,你答不答应?”

“我……”凌彤萱不知道该怎么说,眼睛偷偷瞥向金东方,希望他可以帮自己解围,可是他面无表情,抿唇不语,好像故意要她自己决定似的。

想了想,凌彤萱抬起头来认真地对金惟仁说道,“谢谢您的厚爱,但我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进入财务部工作是我大学四年来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也是我的理想,所以我想留下来。”

金惟仁摊摊手,“好吧,那我就不勉强你了。”

“谢谢!”凌彤萱暗暗松了口气,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金东方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微敛着的双眸里闪过一丝光芒,“凌秘书,准备开会!”

“是。”

凌彤萱刚要离开,身后却又传来他低沉的唤声,“等一下!”

她转身看向金东方,只见他从左手边拿起一份资料,递给她,“本月的月报你跟着方主管一起做,不懂的问她!”

凌彤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他居然让她碰财务方面的东西了,这跟她这几天端茶倒水的情况简直天差地别!

“是!我会努力的!”凌彤萱心里一喜,连忙接过文件。

“出去吧!”金东方微微颔首。

凌彤萱退出办公室,心里既兴奋又忐忑,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她一定要努力!

接下来的数日,凌彤萱更加勤奋,早出晚归地忙碌着,一心扑到了月末的报表上,转眼就到了25号。

周五刚刚下班,胡蝶就匆匆地走了,谢俊燕和孟娇也迫不及待地关了电脑,准备离开。

“凌彤萱,我们俩要去逛街,你去不去?”

“不了,我还有几组数字没算好,晚点再走。”凌彤萱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

“你最近好拼啊,注意身体!”

“我知道了,谢谢关心!”

谢俊燕和孟娇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对于新人的处境她们表示理解。

凌彤萱继续埋头工作,一手抚着报表,一手按着计算器,神情十分专注。

墙壁上的时钟悄无声息地走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渐暗了下去。

凌彤萱算出了最后几组数字后,终于从报表里转移出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六点多了!

她仰了仰头,活动了下酸痛的颈椎,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总监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金东方拎着公事包徐徐步出,他偏头看到职员工作区里还有人在,不由得怔了怔。

凌彤萱也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猛地抬头,一见是金东方便连忙站起身来,“总监!”

“你还没走?”

“就要走了。”

金东方看了看她,心知肚明地知道她是在主动加班,这几天她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

凌彤萱微微低下头,很想把桌面上的那两本会计参考书收起来,可那样的话似乎又太明显了。

时间静默了有半分钟左右,是窗外的雷声打破了沉默,两人的视线同时看向窗外,竟然下雨了!

金东方忽然转头问她,“你回学校吗?”

“嗯。”

“自己?”

“对啊……”她呐呐地回答,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金东方立即做了决定,“我送你!”

“啊?”凌彤萱大吃一惊。

“走吧!”

“这……”凌彤萱反应不过来,她好像没有答应啊!

“这什么这,我送你是你的荣幸!”

“可是……”

“没有可是!”他沉声说道。

“那……好吧!”凌彤萱妥协了,快速关了电脑,并整理着桌上的文件。

金东方站在一旁看着她略有慌乱的样子,眸光微闪。

一切完毕,凌彤萱拎起包包,小声说道,“好了。”

“走吧!”

“总监,其实我自己可以……”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闭嘴!”他瞪她一眼,转身先走。

“哦。”她闷头跟了上去。

两人一起乘电梯直接到了地下车库,金东方按下遥控钥匙,“嘟嘟”两声便解了锁,他率先开了车门进去。

凌彤萱顿了顿,移动脚步走向了车后座。她记得上次的事情,避免“弄脏”他的车,她想自己还是坐后面的好。

金东方从中央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眸底闪过一丝暗光。

他没有说话,直接发动了引擎,车子驶出地下车库后,便朝着复旦大学的方向而去。

雨下得很急,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车窗上,相对于外面的嘈杂,车内显得安静许多。

凌彤萱将自己的包包放在腿上,正襟危坐,连大口呼吸都不敢,忽然,她的手机响了,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曹敏行。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凌彤萱对金东方说抱歉,然后轻轻点了接听键。

“喂,凌彤萱,你的论文基本可以了,你再修改一下细节,注意排版,下周交给我,有没有问题?”

“没有没有,我一定完成!”

“嗯,你下班了没有?”

“下班了,正在回去的路上呢!”

“在路上?现在下着雨呢,你带伞没有,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都快到了!”

“这是暴雨,你一个人真的可以?”

“可以,我搭同事的车。”

“男的吗?”曹敏行半玩笑地问。

“是,不过不是那样!”凌彤萱偷偷看了一眼金东方,莫名地一阵脸红。

“呵!”曹敏行笑了笑,没再多问,叮咛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车内,又重新恢复了安静,金东方再次瞥了她一眼,眼睛里充满了不屑,他虽然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但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她还脸红,应该是聊得很愉快!

不自觉地,他冷哼一声,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脚下油门加大,车速迅速提了起来,很快,车子就抵达了复旦大学。

“哪一栋宿舍?”他沉声问道。

“呃……不用开进去了,我在这里下就好。”

“哪一栋?”他执意。

“最边上那栋。可是那里不好倒车,我还是在这下吧!”

“随你的便!”他将车子停了下来。

凌彤萱抓着包包下车,离开前向金东方颔首道谢,“总监,谢谢您送我回来,再见!”

金东方没做声,凌彤萱碰了钉子也不好再说什么,用包包挡着头冲进了雨里。

雨刮器规律地来回游移,金东方透过风挡玻璃看到凌彤萱在雨里狼狈的样子,原本她还是用包包挡着头,可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将包包当做宝贝似的紧拥在怀里。

英挺的眉心微微拧了起来,他不由得想起她离开公司的时候,好像是将两本会计书放进了包里。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一秒还跟男人在电话里聊得火热让他鄙视,下一秒就勤奋上进得叫他刮目相看,真是个难以琢磨的女人!

PS:新书不易,陪伴更难!如果您觉得此书不错,请记得点击收藏、推荐哦,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