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五灵杀
五灵杀连载中

五灵杀

来源:奇热作者:心同标签:都市,武侠,虐文主角:

《五灵杀》是心同所著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五灵杀》精彩节选:上,然后弯腰抱起黑猫就向宿舍直去。毫无疑问这件事使他受了处分,但那只黑猫却就此也伴在了他的身边。野猫成了一只有主人的家猫,从这天开始,安稳就与黑猫形影不离了,当然上课时间除外。“他们俩好的就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教授是一位开朗而豁达的老人,他虽然年过七旬,但从外表看来最多不会超过六十。他腰杆笔直,走路说话一举一动都大开大阖,同时又无比的老成持重,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伟人的风采。他健谈,而且思维敏捷,声音洪亮,一口整齐的白牙齿咬字清楚。另外他还有一句口头禅——“那还用说”。

现在,这位老人就坐在秦风的面前,他听秦风问起自己已故的老友,不禁又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他感叹着说:“哎!他可是个好人哪,那还用说?只可惜命薄,去的太早。”说着他端起面前的咖啡呷了一口。

秦风一边用勺子轻轻搅着咖啡一边听林教授讲述往事。

林教授本名叫林国庆,一个时代烙印比较浓重的名字。他与安稳是大学时期的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年少时的那个年代学校也没上过几天正儿八经的课,通常都是劳动课加学习毛选、摘读报纸上的文章。高中以前他们还没认识,因此对安稳之前的情况林教授了解的不多。

一九七七年,结束了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恢复了高考制度,当时的大学考试也不是那么难,对于报考的条件也比较宽,在一个班的同学五花八门,来自各处不同身份地位的都有。据说同年级的,最大的都三十多岁了,而最小的才十五六岁。

林国庆就是以工农兵的身份考入医科大的,之前他是第三化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考上大学时已经二十九岁了,并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安稳比他小十岁,属于老三届的学生。虽然有年龄上的差距,但他们还是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林国庆是个热心肠,与任何人都能谈得上来,而安稳却是沉默寡言,不善与人交往,林国庆是他唯一的朋友。

这样年龄与性格有着巨大差异的两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来的呢?说来他们的交往还与一名女学生有关。那名女生叫韩芳朵,学的是护理专业,她与安稳在高中时就是一个班的同学,但两人没什么交往,只是偶尔在学习上交流下。上了大学后就不一样了,必竟是老同学,关系自然也就比其他的人要近些。

韩芳朵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能歌善舞,对于学校组织的文艺活动一向积极。而当时的林国庆由于组织能力强,又比其他人年长些,为人比较稳重,所以担任了学校的文艺干事。他经常组织学生搞些歌舞及诗歌朗诵的节目。

那个年代我们的祖国刚从十年浩劫中苏醒过来,社会上的文学之风一时兴起,不少作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其中就有安稳,他除了在学校中成绩远胜其他人之外,在古诗词方面也有着很深的造诣,他的几首律诗与词在《青年诗词》杂志上一经刊出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时竟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青年诗人了。

有一次学校要组织联宜会,当中有个诗歌朗诵的节目,林国庆忽然心血来潮,决定亲自填一阙词给韩芳朵朗读。他写完后觉得很是得意,就拿给芳朵看,让她先找一找感觉。没想到第二天芳朵找到了他说这词出律的地方太多了,也有失韵之处,她口若悬河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并委婉地指出他的这阙词立意不清,用词稍显浅白。

林国庆当时大张着嘴巴一句话也没说,他以前只知道她的歌唱的好,舞跳得好,没想到在诗词上也有这等不凡的功力。

芳朵婉尔一笑,说:“我哪懂这些,这是安稳对我说的。”

安稳?这就难怪了,那可是本校第一大才子啊。这样一想林国庆反倒觉得心中那仅有一丝自卑也就消失了。是啊,自己写的东西不如这个全国都有名的诗人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并且在他心中是越来越佩服这个师弟了。这以后他就尽量地找机会与安稳交往,安稳虽然性格孤僻,但我们的林干事可是出了名的外交家,时间不长他们俩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进一步交往后他发现安稳这个人虽然年纪不大,但他的深谋远虑,他的学识竟然看起来比学校中的任何一名教授都要渊博!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有一种神密的色彩,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只是隐约听说他的父母在文革中全被迫害而死,他与唯一的亲人——七十来岁的爷爷相依为命。除此以后人们对他再没什么了解。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了解这个人。”林教授说,“他在世上孤零零的无依无靠,唯一的爷爷也在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就去了。”他顿了顿又说:“据我所知他那时身边唯一的伙伴就是一只大黑猫了。”

“黑猫?”秦风忍不住惊呼出口。

“嗯,怎么了?”林教授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就问了一句。

“噢,没什么?我,我只是觉得猫怎么能与人成了朋友呢?”秦风掩饰着自己的失态,他说了句有些傻里傻气的话。为了稳定情绪,他掏出一根烟,先递给林教授一支,林教授拒绝了,他不吸烟的。秦风点上烟,狠吸了一口。

林教授爽朗地笑了几声,他说:“怎么不可能?有些动物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说起这只猫还有一段故事呢。”

秦风精神一振,他挺了挺了身子,竖起耳朵听林教授继续说起安稳与黑猫之间的故事。

安稳的性格虽然有点儿古怪,但他的心地很善良。有一段时间在他们学校的宿舍区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只全身黑色的猫,这猫看来是没主儿的,它全身污秽不堪,毛都打成了绺,上面沾满了泥污草屑,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那味道大概是从它的伤口中散发出来的:它的一条后腿有道伤口并且溃烂化脓,看来象是耗子夹造成的。

它“喵呜,喵呜”地叫着,那声音象是在哭诉。尤其在半夜,这叫声时常扰得人睡卧不安,于是大家都很烦这只讨厌的黑猫。

只有安稳时常喂它些剩饭什么的。因此它也就赖在了男生宿舍附近不肯走。对此同学们对安稳大都是有看法的,但碍于同学间的情宜,又加上这个“名人”的特殊身份,所以倒也没人直接提出来。直到有一天这矛盾因为一件事而激化起来。

那天安稳从校外回来看到几个男同学正围在宿舍楼门口议论着什么。他是个内向的人,向来不愿赶热闹,就打算从旁边绕过去,这时他听见了猫的哀叫声,挤进人群以后发现一个男生正用脚踩着那只黑猫,手里拿着一个玻璃丝袋子要向猫套去,黑猫在他脚下一声声地叫着,它的声音、它的目光就象一个临死的人在做最后的乞求与挣扎。这时那猫看见了他,它无助的目光投向了安稳。

这时一向文质斌斌的安稳就象受到了某种刺激,他怒气冲冲地推开那个同学,粗着嗓子问:“你干什么?干嘛伤害它?”

那个同学被他推了一下,险些摔倒,他先是一愣,随后就挺着脖子迎了上来(这时有几个好热闹的女同学也围了过来,他大概是觉得在女生面前丢了份量),他豪不示弱地说:“怎么?这猫又不是你们家的,关你什么事?再说这宿舍又不是你们家,你不烦它我们还烦呢!”

他一口一个“你们家”刺激了安稳。这个沉稳的青年愤怒得满脸通红,他竟然举起了拳头,一下捣在那个同学的鼻子上,然后弯腰抱起黑猫就向宿舍直去。

毫无疑问这件事使他受了处分,但那只黑猫却就此也伴在了他的身边。野猫成了一只有主人的家猫,从这天开始,安稳就与黑猫形影不离了,当然上课时间除外。

“他们俩好的就象亲兄弟,有时都让我嫉妒,”林教授开了个玩笑,他继续说:“我经常遇到他对着它说话呢,就象两个老朋友似的聊个没完,除了我安稳大概对那只猫说得话是最多的了。”

这一切看来再自然不过的了。一个从小就失去家庭温暖的孩子,他的内心多少是有些扭曲的,甚至还有些自闭症的表现,在这只猫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所以才会对黑猫这样的好。可是这只黑猫,它会不会与柳庄的那只猫有什么关联呢?

秦风也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感到好笑。是啊,必竟过去三十年了,那只猫会活到现在吗?除非它真的是一只鬼猫。但从林教授的叙述中他没发现这只猫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但林教授接下来讲的事就令他感到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了。

这只猫即然留在了宿舍内就不可能不到处窜,同所有的猫一样,有时它也窜到别的地方偷点嘴什么的。馋猫吗?这句话总不会错的。

有一次这只猫竟叼回来一只女孩子戴的发夹子,这只发夹子很漂亮,上面点缀着一只用塑料做的蝴蝶,惟妙惟俏,几可乱真,想来黑猫把它当成真蝴蝶了。这只发夹子安稳认识,它是他们班孙婷的。他见她戴过,这倒不是说安稳有意留心了孙婷,他的细心经常是能随时记下身边的每处生活细节。

安稳向孙婷送还发夹,由此也引出了两人长达五年的恋爱史,直到他们结婚生子。这看起来象是小说或是电影中的情节,但它却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我们的身边这样不经意的缘分也是随处可见,似乎暝暝中上苍自有按排。

至于他们结婚后的事情就不用提了,没什么波折,生活也很幸福,安稳事业上也是顺风顺水,一切看起来都是美好的。直到有一天,那只黑猫失踪了,安稳的情绪也渐渐低沉下来,后来他居然疯了,整天到处乱跑,嘴中不停地喊着“他来了,他来了”,最后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人们在一条小巷中发现了他已经冻得硬梆梆的尸体。这时孙婷已经有了八个月的身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