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修灵之随羽而安
修灵之随羽而安已完结

修灵之随羽而安

来源:奇热作者:白麓标签:言情,灵异,悬疑主角:羽安,风承琰

小说主人公是羽安,风承琰的小说是《修灵之随羽而安》,本小说的作者是白麓最新写的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杀戮无辜的恶人。但你最好以此为戒,也记得你刚刚的话。“羽安低头应是,看来阁主暂时是不打算追究了。暮岩又道:“你的寒属性颇为罕见,具体应如何修炼老夫也拿不准,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修灵一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酉时已到,已到终点的弟子可回各阁领取缓解疲劳的五葵草,未按时到达的弟子,稍后由各自师长领回受罚。”

“是!”

为期一个时辰的绕山跑总算结束了,羽安在路晓源的搀扶下才勉强站起来,她这回没像之前一样踩着点儿到,这多亏路晓源一路陪着,说话分散她注意力,最后关头还拉了她一把。

不过这样一来,羽安就实在不能拒绝路晓源关于去天鼎城喝大骨汤的建议了。

沐浴完回水灵阁的静室,羽安没见到温淮,前段时间见过一回的暮长凌来静室找她,说是有师长召见。

暮长凌还是翩翩儒雅的气度,只是一见羽安还是忍不住惊讶:

“才小半月不见,羽师妹的灵力气息强盛了许多,可是突破了初境二品?”

羽安点头。

暮长凌禁不住叹了一声:“虽说修灵是等级越低时,进境越容易,但半个月升一品也有些骇人听闻了。”

羽安对这个温和知礼的师兄一向观感不错,犹豫道:“你,能告诉我你现在的境界吗?”

“在下可没有羽师妹你的天赋,已经过完十六岁生辰,却还未过入境五品呢。”暮长凌笑道。

羽安沉默,这样的速度,若是只有单一灵力属性的话,确实称不上天才,但也难得了。

“今年新入宫的弟子们资质普遍高,水灵阁这边有你和温师弟,金灵阁也有个双属性的怪才,听说体灵阁还有个天生神力的少女,今年年末的新弟子演武考核肯定是大有看头。”暮长凌笑道。

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奉海殿门口,暮长凌停下脚步,笑道:“要见你那位师长就在一层后殿的第一间书房。你去吧,我还有事,便送到这里。”

羽安已经跨上台阶,闻言回身看来。

只是一个回身,但不知何时起了微风,微风带起殿前纯白的落樱,纷纷扬扬宛如春日带着花香的大雪。少女于雪中回眸,如瀑的黑发扬起又落下,蝶儿似的长睫半遮了冰蓝双眸里的冰川,那眸底神色,看上去便有一丝温软。

花雨里站着的蓝衣少年,嘴角温和笑容就那样一滞,那么一瞬有强烈的无法言喻的的感觉涌上来,他胸腔里怦然一声,竟是再也无法平息。

羽安以为要见她的师者可能是教授灵阵的那位杨执卷,毕竟这么久了,羽安还没把初级聚水灵阵图画好。

但推门进去,实在没想到红木案几后座的是居然是,水灵阁的暮老阁主。

“弟子羽安,拜见阁主。“羽安在一瞬的怔楞后反应过来,赶忙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坐吧。“暮岩指了指案前编织精美的竹椅。

羽安端正坐好,等着阁主的下文。

“这半个月来老夫一直关注你修炼,你天资奇高又勤奋好学,师者们对你多有夸赞。”暮岩缓声道。

羽安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沉默。

暮岩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既是良才,学宫自然会悉心栽培,但在此之前,老夫有三问。”

羽安眉头微微一颦,心中不禁提了两分警惕。

“你为了什么来天鼎学宫?”

羽安毫不犹豫道:“为了成为强大的修灵师。”

“变强又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为了报仇啊,为了将害死阿杰阿玉的那个人碎尸万段,为了让那个称之为父亲的冷漠男人后悔,为了用双手握住命运,为了人生不被那些不得已践踏!

暮岩突然沉声道:“你身上有戾气,回答老夫,你变强之后要干什么?”

“报仇。”

“你说你的家乡是淮南嘉鱼湖畔的小山村,父母亲人都死于天灾,你有何仇可报?”

羽安沉默下来,但她还在和暮岩对视。十三岁的女孩子,和强大的化境强者对视,她的目光居然没有退缩,仿佛尖锐冰棱般,倔强固执又毫不动摇。

案几上的熏香燃尽了,最后一缕青烟缓缓升腾扩散,两人的面容隔着烟气有片刻模糊,这么一刻羽安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她感觉到对面那肃容老者放出了强大威压,她在这威压中,便如一叶小舟翻腾于滔天巨浪间,随时可能倾覆的尸骨无存。

“若成为当世强者,你可会还恩于学宫?“

片刻后,暮岩收回威压,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仿佛千斤巨石忽然被挪开,羽安整个人都差点软在地上,但还是撑住了,她斩钉截铁:“若不死,定报恩情。”

“老夫不追究你所说的报仇,是看你心性并未被仇恨歪曲,将来不至于成为那杀戮无辜的恶人。但你最好以此为戒,也记得你刚刚的话。“

羽安低头应是,看来阁主暂时是不打算追究了。

暮岩又道:“你的寒属性颇为罕见,具体应如何修炼老夫也拿不准,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修灵一事外人也教不了什么,只能靠你自己的悟性。”说着他站起来,在一排博古架中取出一只小盒子递给羽安。

“水灵阁的上一任阁主曾在极北冰原意外得到一株寒萱草,阁主将它带回来放在奉海殿地下密室里,没过两年,密室遍结寒冰,成了一间冰屋。本来为了阻止寒气蔓延,阁主想要将寒萱草毁掉,但觉得这样的宝物出现一般都有特殊的机缘,便只将那草的灵力封住。而今,老夫觉得,寒暄草的机缘到了。“

羽安心中一动,她打开那小盒子,里面不是传说中的神草寒萱,却是一把精巧的钥匙。

“这是地下密室的钥匙,寒萱草已经在密室扎根,带不出来。不过以后你可以随时进密室修炼。”

羽安收下钥匙,真心道:“谢阁主厚爱。阁主恩情,羽安来日必不敢忘。”

暮岩摆摆手道:“老夫一生未曾收过弟子,难得见到有资质的后辈,能帮扶一把自然要帮,你不必放在心上。”

这话中意味明显,羽安却像没听懂一般,起身道:“若无其他事,羽安先行告退。”

老人显然对她的反应有些讶异,锐目扫了她半晌,终是转过去,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