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连载中

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

来源:奇热作者:冷冷清清标签:玄幻,武侠,总裁主角:兰易安,玄皇,褚见

主人公叫兰易安,玄皇,褚见的书名叫《毒妃当道:王爷,靠边站》,本小说的作者是冷冷清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蛊虫们的性命。兰易安面色也非常凝重,缓缓地出了口气,询问已经看得呆愣的霍穰。“你觉得,这些蛊虫真的可以支撑半个时辰?”她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怕是不能。果然霍穰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怕是不成,至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反正都是拼死一搏的最后下场,又何必在乎这事情到底有几成的把握呢。兰易安浅浅地叹了口气,目光定在貅斯的身上。

她未曾想过,和貅斯为敌。

“鬼术对这家伙应该是没有用的。”霍穰一眼就看出来了,然后顿了顿开口。“看来吧,能够牵制住这怪物的,只剩下了蛊术。我也正好看看,你对蛊术,到底有多了解?”

兰易安所有的蛊术,都是从霍穰的身上学到的,只是他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检验成效?

兰易安有些奇怪地看向霍穰,他这模样,竟然尚算冷静?

“先用三色蛊虫牵制貅斯的行动,看看能不能寻得缝隙,倘若可以让玄皇从貅斯的背上跌落,那么事情会简单许多。”霍穰一面说,一面将一盒蛊虫递到了兰易安的手中。三色蛊虫乃是专门用作防守的蛊虫,可以限制住对手的行动,然后再伺机进行进攻。

但是这样的防守却存在一个致命的缺点,蛊虫们会在敌人一次次地反抗当中,精力消耗殆尽,当所有的蛊虫尽数死去,或者剩下的蛊虫已经不够形成阵法,三色蛊虫阵法便不攻而破。所以这个阵法,不能持久。

兰易安点了点头,驱动蛊虫,布下阵法。很快蛊虫们就将貅斯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貅斯站在里面,却是非常茫然。兰易安见此,微微松了口气。

“你觉得这三色蛊虫,能支撑多久?”兰易安将身子转了过去,询问身后的霍穰。霍穰面色凝重,将蛊虫阵法从上到下观察了一番,略微权衡了一下。

“约莫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得想想之后的事情应该怎么样。

褚见从怀中取出一枚短笛吹响,应该是去搬救兵的。不过就算褚见能够搬来数量众多的救兵,也始终不是貅斯的对手,至多不过抵挡一会儿的时间。

但是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熬到天亮便是。所以兰易安和霍穰,也没有阻止。

貅斯被困在阵法当中,非常不舒服,便抬起自己的爪子,朝着蛊虫挥舞过去,每一次挥舞,就有成群结队的蛊虫纷纷落下,到了地上,变成了一团白色的粉末。

霍穰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得厉害,他万万没有想到,貅斯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不过是举手投足间,就可以要了蛊虫们的性命。

兰易安面色也非常凝重,缓缓地出了口气,询问已经看得呆愣的霍穰。“你觉得,这些蛊虫真的可以支撑半个时辰?”

她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怕是不能。

果然霍穰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怕是不成,至多连一炷香都支撑不过。”

“那应该怎么办?”兰易安尚且还来不及反应,一旁的褚见就赶过来问到,“我的援兵也不会这么快过来,如果这些蛊虫抵挡不住,那得如何?”

她只是想要趁机除掉了玄皇,可没有想过会因为玄皇,把自己都给赔进去。

“还能怎样,便是各凭本事呗。”兰易安瞪了褚见一眼,有些不满地开口,不过这样的不满,仅仅是因为她不喜欢褚见,旁的倒是没有其他。

“也只能各凭本事了。”霍穰往上出了口气,然后清点着身上剩下的蛊虫,盘算着等到三色蛊虫阵消耗殆尽之后,应该如何展开新一轮的进攻。

褚见咬着唇,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就退到了一旁。

简单清算了一下时间,还有约莫一个多的时辰,就算是天亮了。可是要撑过去,却是着实不容易。

蛊虫已经越来越少,只有零星的几只,还在苦苦地支撑,貅斯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最后的蛊虫终于支撑不住,就落了下去。玄皇轻轻地摇了摇头,非常遗憾地开口。“你们就只有准备这么一点蛊虫吗?我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如此大意轻敌。”

他一面说,一面心中却是觉得窃喜,倘若不是当初留了这么一手,只有自己知道貅斯还有如此模样,否则的话,今天就将丢掉性命。兰易安本就不好对付,更何况还有一个不能小看的霍穰……

不过,如果这地方今天不能成为自己的坟墓,那么必将成为兰易安的坟墓。

一面思量,一面骑着貅斯到了兰易安和霍穰的近前,开始发动着进攻。兰易安闪向一旁,好不容易才躲过了貅斯一轮的进攻,知道事情不能大意,便用蛊虫将貅斯的四肢捆绑住,然后对霍穰开口。

“你快些上貅斯的背,把玄皇给打下来。”

他们的目标,并非是进化得可怕的神兽,而是坐在貅斯的身上,狐假虎威的玄皇。将玄皇杀了,便是达到了他们最终的目的。

霍穰点了点头,很是赞同兰易安的这个意见,便是腾然跃起,也到了貅斯的背上。

貅斯一个劲儿地晃动着身子,想要从兰易安的束缚当中挣扎出来,每一次挣扎,就有不少的蛊虫落下。兰易安没有办法,只能一面补充蛊虫,一面盘算着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霍穰取出了系在腰间的软剑,朝着玄皇轻挑刺去,玄皇就摇晃着身子,朝着一旁闪躲,一面闪躲,一面也取出自己的佛尘,作为防备。两人在貅斯的背上的打斗行云流水,却是一时不分高下,也不能判断,到底谁在其中占了上风。

可是兰易安的蛊虫已经消耗殆尽,貅斯获了自由,便是抬手一巴掌打向兰易安,然后抖动自己的身子,将玄皇和霍穰都给放了下来。

兰易安被那一掌伤得不轻,便是催吐出一口鲜血。

玄皇和霍穰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不过两人到了地上,仍然缠斗在一起。貅斯摇摇晃晃地起身,一双眼睛却是变成了猩红色,它也不再听从玄皇的控制,而将所有人都看成了敌人,漫无目的地开始进攻。

甚至于,连玄皇都不能命令貅斯了。

褚见吐了口气,她突然明白玄皇的意思了,他本就是希望借助于貅斯,绝境逢生。但是貅斯的力量毕竟太强大,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没有办法控制好,所以一旦无法控制,他便是打算和他们一道下地狱。

如此心思,倒真是可怕。

“兰易安,我算是明白了。”一直呆在一旁的褚见,却是突然开口,将兰易安带到一旁,“玄皇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貅斯,他存的主意,是希望我们一起去死。”

兰易安看了看已经失去了控制,也会攻击玄皇的貅斯,微微点了点头。“可是,纵然是如此,我们又能如何?”

他们三人就算联手,也不可能是貅斯的对手,更何况玄皇是宁可丢掉性命,也要拉着他们一起陪葬。

“我且问你,对于貅斯而言,是人更可恶,还是鬼魂更可恶?”褚见并没有言明,也亏得是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倒是实在让人不多见。

兰易安皱眉,虽然不是很明白褚见的意思,但还是缓缓地点了点头,面色严肃凝重。“自然,是鬼魂更可恶。”

褚见缓缓地点了点头,她也很赞同兰易安的这句话,却见得兰易安原本疑惑的不解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会心满满的笑容,看来她已经明白褚见的所指了。

往上扬了扬自己的唇~瓣,“我可没有想到,你竟然可以有如此想法……”

她夸奖着褚见,心中却是有些不安。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却因为她聪明的头脑,将所有人都玩弄在股掌之间,当他们还在一味和貅斯鏖战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别的法子。

他一直将貅斯留下,到底是给自己埋下了多大的隐患。

兰易安缓缓地叹了口气,只可惜现在并非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寻了一处地方,开始驱动鬼术。

玄皇微微有些奇怪,不解地看了兰易安一眼,她在这个时候驱动鬼术,岂非是自寻死路?平日貅斯感觉到鬼气的时候,都会变得疯狂不受控制,更何况是现在呢?

霍穰也皱了皱眉,刚才他便是专门叮嘱了兰易安,鬼术注定无用,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一意孤行,将鬼术用了出来。

她这样,难道是打算着拿自己的性命玩笑?

正在思虑的时候,却见得貅斯已经拖着厚重的身子奔袭了过去,朝着兰易安就是凶猛到了极致的一巴掌,兰易安一口鲜血喷在地上,溅起鲜血丈丈。

“疯子,他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对于兰易安如此的行为,玄皇给到了一个最为准确的定义。可是兰易安的疯狂,他又不是第一日才知道。

一旁的霍穰也是微微摇头,替兰易安刚才那个错误的行为觉得可惜。

貅斯再一次举起手掌,朝着兰易安袭来。兰易安不理会即将丢掉性命的微笑,却是于口中一个劲儿地念叨咒语。

貅斯的动作,在半空当中停了下来,不解地看向天空,然后微微皱了皱眉。

仿佛那里有什么,比兰易安的性命,让它更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