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福王喜炮灰
福王喜炮灰连载中

福王喜炮灰

来源:奇热作者:萌萌单紫标签:言情,军事,短篇主角:

热门小说《福王喜炮灰》是萌萌单紫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福王喜炮灰,书中主要讲述了:能性不大,或许她还能猜到我在等她?这样的东方舞或许是会让金芸芸有些惊讶,但现在,惊到的是绿儿,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东方舞,绿儿惊讶了一下,她还以为要一阵好等,娘娘是正好要出门吗?还是算准了公主会过来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金芸芸!”“你给朕醒过来!”“金芸芸,你到底做了什么!”“金芸芸,你不会有事对不对?”“金芸芸,是你的设计对不对?”“金芸芸!”“金芸芸”“金芸芸,你什么时候能醒”“金芸芸”“金芸芸”迷蒙中,金芸芸感觉好吵,她想堵住耳朵,可是怎么也动不了,那些声音总是钻进她的耳中,脑中“闭嘴!”金芸芸忍不住吼了出来,耳边的声音一窒,继而是怒吼,“金芸芸!你说什么!”龙昊然的怒吼让金芸芸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龙昊然“陛下陛下,”金芸芸咽了咽口水,觉得喉咙有些干,却没工夫理会,“陛下,臣妾,臣妾不知道臣妾只是”金芸芸声音有些紧张,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一杯水,金芸芸眼神变得怪异,抬头仔细看了看,拿水的手是龙昊然的没错,可问题就在这,为什么会是龙昊然的手?一定是她醒来的时间不对或者睁开眼的方式不对,不然,她为什么看到,这个男人竟然学会了主动给人端水?而且,她没理解错的话,这杯水是他给她端的?龙昊然面色有些不自然,却好似认命般叹口气,弯下腰扶她坐起,“芸芸,是要朕亲口喂你吗?”龙昊然说着,顺势要把水杯往自己嘴边送,“不,不,”金芸芸有些受宠若惊,“臣妾自己喝就好,”敛下眼底的神色,伸手去接杯子,却被制止,疑惑地抬头,看看龙昊然,再看看被送到唇边的杯子,叹了口气,金芸芸只抿了一口润润喉咙,便要停下,但看到龙昊然不容置疑的神色,无奈的蹙了蹙眉,只好放弃抵抗,就着龙昊然的手一口口喝尽了杯中的水。“陛下,”“不要说话,”龙昊然冷了冷脸,迟疑了一下,“眉妃,秋美人二人在你殿中对你出言不逊大打出手,抢了苦萝香,还在你殿中的所有水源下了相思粉,致使你宫中所有人昏迷不醒,朕已经把她们二人打入了冷宫,你就不要再折腾自己了。要是要是”龙昊然握了握拳,要是她真的出事,或者有人趁她昏迷做了什么,他肯定会暴走,“可是,陛下”金芸芸蹙了蹙眉,虽然这本身就是她设计的,但是迷蒙中听见的话她相信那不会是她的幻觉,那么龙昊然明明猜到了,竟还如此纵容她“闭嘴,”龙昊然面上写满了烦躁不安,眼底的风暴几乎压抑不住,这个女人!知道她又出事,天知道他有多紧张,然后一番彻查,知道眉妃和秋美人在乾安殿做的事情,又在她们身上发现了相思粉,所以他直接给这二人定了罪,没给她们任何申辩的机会,直接扔进了冷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醒了,就金芸芸一直未醒,他已经在这守了两天,如今她好不容易醒了,之前的疼惜紧张什么的,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只剩下压抑不住的火气。龙昊然深呼吸几次,眼里有些认命般的无奈,他怎么舍得再伤她?这些日子他的异常,之前没有想明白,可这两天自己情不自禁的表现,自己再不知道就是傻了!自己竟然喜欢上这么个没心的女人揉了揉眉心,龙昊然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朕还有事。”金芸芸看着龙昊然消失的背影,再看看床边又被蓄满水的杯子,神情变换莫测,眼眸像是一汪清澈的水,眼底却似一泉幽潭,深不见底。这次的陷阱,本就是给南宫燕的下马威,告诉她自己不是好惹的,也挑明了她现在和东方舞同一阵营的立场。可是,看看龙昊然离开的方向,再看着已经拿在手中的水,金芸芸没想到竟顺带明了了她在龙昊然心中的地位,也让龙昊然看清了他对自己的心思。金芸芸无声地笑了笑,这次的赌注倒是下得值了,既然已经一步到位,后面的事情倒是轻松了。让自己真的陷入昏迷,将自己卸去防备,将安危交给别人,握了握拳,这种事情她不想再做。“公主,您醒了是吗?”传来绿儿的敲门声,金芸芸嘴角带起了弧度,“绿儿,进来吧,”“公主,”绿儿看着明显好很多的金芸芸,眼睛都放着光,虽不知道为什么公主睡了这么久,但公主终于醒了,她已经很开心了,什么都不会问。“绿儿,”金芸芸眼里是真实的暖意,看她眼里明明担心,却隐忍不问的模样,笑了笑,拉过她坐下,“别担心,我只是最近神经绷得太紧,昨天苦萝香接触太多,一下子真的睡过去不省人事,才会一下子睡太久。现在醒了,都没事了。”“嗯,奴婢知道,”绿儿面色平静,眼里却多了安心。“这几日的事情,就别再提起了。”金芸芸叹了口气,龙昊然的态度,她看得出是纵容她了,只是,他的底线的话鼻子动了动,察觉到已经换回了汨罗香。应该是绿儿换的,汨罗香的功效虽然不惹人注意,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还是过几日再换吧。孩子的话,扶了抚小腹,确实还太早了“我昏迷这两日,东方舞或者其他人来过吗?”“有几个娘娘过来看过,皇后娘娘送了些东西过来,说是补品,人倒没有亲自过来。”“哦?”金芸芸想了想,便知道,眉妃和秋美人都是南宫燕的人,她这么折腾了她们一次,东方舞该是解气的,只是听绿儿说送来的东西都很贵重,这么两个小人物还不至于东方舞这么大费周章,那么只可能是因为龙昊然了。金芸芸想了想,说道,“派人去一趟赤舞幽殿,就说不,绿儿,你亲自去,”金芸芸面色有些凝重,现在明了了龙昊然的态度,就要弄明白,东方舞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就说,我最近不舒服,不方便出门,正好殿里里芍药开得好,方便的话,今日邀皇后娘娘过来一叙,赏赏花,喝喝茶,说些体己话。”“是,公主,绿儿会办好的。”赤舞幽殿。听到宫女的禀报,东方舞看着早已穿戴整齐的自己一笑。红儿看着这样的东方舞,有些闪神,难怪小姐穿戴整齐等了好一会儿了,却就是不出门,原来是在等这乾安殿的传话么“小姐,”红儿轻声唤道,眼神闪了闪,握住东方舞的手,“红儿,不用担心,”东方舞回握她的手,“金芸芸可是表哥心尖儿上的人,我怎么会动?我只是觉得,她”或许跟她是同一种人“我只是觉得,有些欣赏她,能让表哥这般状态的人,呵呵”“嗯。”“我们现在就去乾安殿吧。”或许现在去也能让她吃惊?不过,东方舞撇了撇嘴,让她惊讶?可能性不大,或许她还能猜到我在等她?这样的东方舞或许是会让金芸芸有些惊讶,但现在,惊到的是绿儿,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东方舞,绿儿惊讶了一下,她还以为要一阵好等,娘娘是正好要出门吗?还是算准了公主会过来邀她?思绪流转不过瞬息,绿儿掩下眼里的惊讶,福了福身,“参见皇后娘娘”“不必了,起身吧。”绿儿话音未落,就已被东方舞叫停。“是,娘娘。”“不必太多礼,都是自己人,私下里,你可以叫我东方小姐,或者直接叫小姐都可以,”东方舞怎么会看不出这个绿儿在金芸芸心中的地位,绿儿怔了怔,“是,东方小姐。”虽然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和这个东方小姐关系这么好了,但她看得出,公主是对这个东方小姐有好感的。“去乾安殿吧。”“是,东方小姐。”听着门外绿儿禀报的声音,金芸芸笑了笑,果然东方舞该是在她刚醒就得到消息了吧,绿儿去的时候,她该是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公主?”绿儿是直接领了二人到金芸芸的卧室,“进来吧。”金芸芸早就起身穿戴好之后绿儿才去的赤舞幽殿。看着进来的东方舞,金芸芸起身迎了上去,“舞姐姐,”自然的拥抱,两人像是无形中多了默契,对视一眼,东方舞偷偷看了眼红儿,无奈对金芸芸一笑,“芸芸,感觉怎么样?头还昏吗?”东方舞关心地看着金芸芸,“放心,舞姐姐,我已经无碍了,”“无碍就好,这次你虽然做得很好,连我和皇帝表哥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把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就不该了,”“知道啦知道啦,我以后不会以身犯险啦,”金芸芸心中一暖,除了绿儿,又有人关心她了,但她这次只是胜在她实际上下的毒是苦萝香,而相思粉与之相似的药性倒是迷惑了不少人,“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了,现在要说的是”金芸芸促狭地看着东方舞,再看看红儿,意思是,这个你总得解释解释吧?东方舞面色一窘,“上次你是察觉了吧,我的身子”这种事情,即便是东方舞这般强势聪慧而洒脱的女子,也有些不好说出口,“嗯,我会点儿医术,上次给你把了脉,”言下之意,我的确察觉了你还是处子,只是那时,时候未到,便也没有戳破。“嗯,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和红儿,”十指交握,东方舞与红儿相视一笑,“是两情相悦的,在一起很多年了。难得我们投缘,便给你讲讲我们的故事吧。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