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绝色废材要逆袭
绝色废材要逆袭已完结

绝色废材要逆袭

来源:追书云作者:时遇未遇标签:言情,穿越主角:月流苏神绝冥

主角叫月流苏神绝冥的小说叫做《绝色废材要逆袭》,它的作者是时遇未遇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若是有机会,尽快脱离月府。” “恩?”月流苏有点不明白了,她跟他之间的约定好像没这么一条吧?虽然他说的都是她期望的。 “你需要更加强大。”这个理由很好很充足! “我知道,转过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是有机会,尽快脱离月府。”

“恩?”月流苏有点不明白了,她跟他之间的约定好像没这么一条吧?虽然他说的都是她期望的。

“你需要更加强大。”这个理由很好很充足!

“我知道,转过身去。”月流苏回答得很淡,等神绝冥背过身去,直接褪下衣裙开始穿起来,当然,动作很利落,几秒钟的时间就搞定了。

以前她是穿过这种繁琐的流苏裙的,所以并不觉得很麻烦,甚至顺手拈来。

尤其是在修炼魂力之后,她的动作更是比之前利落了一半不止,既然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那她就要习惯他随时出现的习惯。

第一次,她光明正大的在大白天从这个破烂的小院离开,遵循着脑子里模糊的记忆,她摸索着去往花厅。

一路上见到的婢女无数,无数复杂却又鄙夷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扫过,无一客气,月流苏倒不在意,没关系,总有一天,她会站在顶峰,让那些瞧不起的人仰视她。

刚到门口,就听到花厅里传来一阵哭诉。

“爹爹,您要为三姐做主啊,三姐她不过尊了爹爹的话过去请大姐过来,可大姐不问青红皂白就对三姐动起手来,我只是辩驳一句,可大姐想也不想就打我,幸亏三姐替我挡了,不然现在躺在榻上的就不止三姐一人了。”

说着说着,月雅儿开始眼泪婆娑起来。

“老爷,您要为我两个女儿做主啊!”方雪芝也顾不得自己姨娘的身份,一把拉着月雅儿跪在苏城眼前,一把泪一把委屈的哭诉着。

这时候,坐在一旁椅子上的月芸儿虚弱的开口了,“姨娘,雅儿,别为难爹爹了,大姐也是爹爹的女儿,女儿没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想来是我请大姐的方式太过偏激,所以大姐才会动手的。”

啧啧……

月流苏就站在花厅门口,要不是亲耳听到这些,她还真不太明白那些宫斗剧写的是什么意思,这几母女不去演戏真可惜了!

“老爷,您看芸儿跟雅儿都这样了,您还不站出来说句话,您那偏院的大女儿就要翻天了!”说此话的正是默默站在月城身旁的秋画艳,月灵儿的母亲。

“老爷,您要为我的两个女儿做主啊!”说完,方雪芝的头重重的朝着地上磕,她要不是是月芸儿跟月雅儿的生身母亲,怕是连跪在这里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她求的,不过是站在苏城身边的秋画艳而已,她才是她两个女儿名义上的母亲。

这就是身为偏房的悲哀,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全。

苏城的双手紧握着把手,即便心里对于月流苏没什么好印象,甚至模糊,面前的两个女儿资质又不差,所以即便知道现在听到的不过两人的片面之词,他的心还是偏了秤。

而今天让人去将月流苏叫出来,只不过是因为太后身边的姑姑来宣话,明日来接月流苏进宫。

这时候,他才记起来自己在偏院还有一个女儿。

他膝下无子,唯一指望的只有月灵儿。

“来人!去吧月流苏给我叫过来!”最终,月城还是发话了,在他心里,月流苏可有可无,若不是碍于太后的面子,她早就不在月府了。

即便知道是这个结果,月流苏的心还是忍不住咯噔一下,毕竟对方是她这副身子的亲生父亲,然而她却听到了对方举足轻重的话,多伤人。

既然是这样,那休怪她不客气了,月流苏双手放在腰间,不疾不徐的走了进去,“爹可是在找流苏。”

“呀?四妹妹跟姨娘怎么跪在地上,莫不是犯了什么事了吧?”月流苏将那无辜的摸样演的真真切切,任谁看都得傻眼了。

就在月流苏进来的那一瞬间,秋画艳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眼前的人与她记忆中的那个倾城绝色的女人重叠,太像了!她没想到十几年后居然能见到一个翻版旧人,她几乎以为,那个死去的女人又回来了。

十指狠狠的掐进掌心,提醒着自己,眼前的是月流苏,是她的女儿,不是她!

要不是眼前月流苏的出现,月城差一点就要忘记脑海中的那个人儿了。

“流苏见过爹,见过二姨娘。”月流苏微微屈膝,话语中客气得令人害怕。

“你!你不是个……”方雪芝像是看到不可思议的事件一般,指着月流苏不客气的质疑道。

月流苏微微转身,深邃的黑眸中流露出一丝嘲讽,“三姨娘,流苏只是废材,不是傻子。”

没错啊,她一直都只是废材,不能修炼而已,然而整个月府的人都把她当傻子,关在那破烂的小院多年。

“流苏!怎的许久未出门,胆子也越发大了,这是你母亲。”月城毫不留情的指责道,话语里何尝对月流苏有一丝怜悯。

在他的心里,多年的亲情早就随着时间流逝了,站在他面前的月流苏,不过是一个耻辱。

甚至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以为月流苏早就死在了那个破烂的小院里。

然而现在这个不能修炼的耻辱居然站在了他的眼前。

“爹爹说这话,我那九泉之下的母亲怕是要伤心了。”月流苏半掩着面伤怀道:“再说了,母亲在流苏出生不久之后就逝世了,可二姨娘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这不是诅咒二姨娘去死么?”

没错啊,她话里就是诅咒,若是秋画艳非得让她承认是她母亲,那她就得短命,若是不承认,那就是小三上位,月流苏这可谓是毫不留情的打脸啊。

“老爷,您看,这就是你的女儿,居然诅咒妾身去死……”说着,秋画艳委屈的就往月城的怀里钻。

“你!好啊你!你居然敢诅咒你母亲!”月城手一抬就指着月流苏恶狠狠的道,若月流苏不是清楚自己是月府的嫡女,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跟月城有深仇大恨了。

秋画艳保养的很好,即便都快四十的人了,还跟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似得,看那腰肢,软的不像话,也难怪月城爱不释手了。

“爹,我的母亲在就十几年前就走了,就算这位二姨娘是我的母亲,可说出去谁信呢?”月流苏指的不过是样貌,没错啊,她跟秋画艳长得一丁点都不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