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极品特工弃妃
极品特工弃妃已完结

极品特工弃妃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言情,穿越主角:穆花前逢月

主人公叫穆花前逢月的小说是《极品特工弃妃》,本小说的作者是作者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正面交锋,这恐怕是这具身体的第一次吧!逢月心中冷笑,面上却不见动静。比起谢夫人,此时她的气势也强大得根本不输于前者。这个丫头是想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活腻了?谢夫人深吸了口气“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说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面交锋,这恐怕是这具身体的第一次吧!逢月心中冷笑,面上却不见动静。比起谢夫人,此时她的气势也强大得根本不输于前者。

这个丫头是想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活腻了?

谢夫人深吸了口气“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说着,她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婆子。

老婆子也是个老手了,又怎会不知她的意思?上前一步朝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些丫鬟领命径直走向屋内。

“小姐”

白芷紧张地拽了拽逢月的衣袖,她知道那些东西可是宫中的,精贵的很,虽然明知道最后还是被拿走的结果,可是她还是想挣扎一下。

逢月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即电光火石间,手中的一枚发簪便已经横空而去,瞬间贯穿一个丫鬟的手臂,没入柱子里。黏稠的液体霎时便染红了原本的素色的衣衫,只怕这条手臂已经废了。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丫鬟反应过来叫嚷了一阵,最后止不住那疼痛倒地昏了过去。

谢夫人立刻转身瞪着这一幕,屋内的人早已被吓得目瞪口呆失去了行动力。唯有一人,就是此时虽显震惊却不显慌张的谢夫人。

逢月勾起了唇角,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一般,如此镇定,看来也是个见惯了血腥之人。

“我可以保证,再有人敢动一下,下一次,就不是一条胳膊这么简单。”

说完她将眸子对准了谢夫人,脸上是一派淡然的微笑,只是在其他人看来,这简直就像个恶魔的微笑,仿佛舔着血般。

地下的血还在不住地流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气氛也在此刻变得凝重万分,谢夫人审视着眼前的女子,这个还是她认识的木讷丫头吗?就凭刚刚那一下又怎能是普通人能使出来的?

她抬起步子慢慢走近,看着这个一样却又不一样的女子,“你到底是谁?”

不错她是怀疑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流逢月,否则以那个丫头的性子,又怎敢如此放肆?更何况这一手的好功底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使出来的。

“我是谁?夫人不是很清楚吗?难道还要逢月再说吗?”她依旧牢牢地坐在一只上不曾动身,即便如此也低于谢夫人。

而一旁的白芷却已经是手抖得跟筛子一般了,紧紧地拽着她的衣袖不肯放。

泥煤的,真没出息,擦,轻点呀!

拉了拉衣袖,依然不见松动,这丫头可真是死也不放开呀!她也只得继续坐着。

“哦?”

谢夫人明显不信,血腥弥漫,一股股低低的气流不断地汹涌着,正在气氛将要炸开的时候,却传来了一道声音。

“奴婢春兰拜见大小姐。”

白芷从来没有过像今日这般喜欢她的声音,连忙迎了上去,不忘给对方使了个眼色。

“春姐姐请进,我家小姐正在里面候着。”袖子里的手已然湿了个彻底,就连背后此时也是凉风阵阵的。

逢月不动声色地理了理褶皱的衣衫,望着来人。而谢夫人依然高傲而优雅地站着,一旁的老婆子见了赶紧上前扶着她坐了下去。

“奴婢春兰见过丞相夫人,夫人安好。”春兰朝着谢夫人行了个礼,依旧不卑不亢。

“叶妃娘娘有令,请大小姐入宫一趟,即刻准备。娘娘还说了,见着昨日赏赐的衣衫甚好,让大小姐好生打扮打扮,好让娘娘瞧瞧。”

逢月无声地笑了,这个叶妃倒真是个厉害的角色,这般手段倒是高明,如此一来谢夫人就是想做什么也无能了。

“春兰姐姐辛苦了,还请你暂且歇着,待我去收拾收拾就与你进宫去。”

逢月让白芷招呼着,春兰看叶不看地下的狼藉,就连空中弥漫的血腥味也好似未闻到般。这么一来谢夫人倒是被忽略了个彻底,不过人家倒也没说什么,从容大方地离开了。只留下几个人将地下收拾好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那一群人战战兢兢地跟着谢夫人,连口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她们可是知道夫人的手段,一个不准就是尸骨无存啊!丝毫不比方才的大小姐差。

谢夫人顿了顿,瞥了一眼身后那名受伤的丫鬟,老婆子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其他人依旧继续地跟着,没有一个人会去在意那个丫鬟会怎样,比起她,她们更在意自己的生命。

过了片刻,逢月已经换好衣裳稍微上了点淡妆,跟春兰进宫去了。

皇宫的辉煌自然是不用说的,在绕过重重殿宇之后,终于来到叶妃所在的“辰星殿”刚一进门就见着上方端坐着一名优雅亮丽的妇人,高高的云髻盘起,贵气天成。额角的花钿更是增添了一丝妩媚。

“逢月参见叶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快过来,让本宫好生瞧瞧。”叶妃招了招纤纤玉手示意着逢月上前,随即转向春兰使了个眼色,春兰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自己也退到外头守着。

逢月乖乖地来到叶妃跟前坐下,只听她说:“月儿,告诉姨母,落水一事到底是何人所为?”

其实她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想问个清楚,试探一下而已。

逢月顿了顿说:“应该是府内的人所为,怕是谢夫人的手笔吧!”她果然没猜错,是她让春兰打听的。

其实一开始她也怀疑过太子,但是如果说太子动手那还不如由她们动手更合适些,或者说,她们都有份。

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定是府内的人所为,因为据白芷所说当日自己似乎是坐在那条小河边乘凉,而她去沏了壶热茶回来就看到河边破碎的杯子,河中还荡着涟漪。她醒来后脖颈处的确还有些於痕,看样子应该是被勒晕了之后才扔进河里的。

她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就是谢夫人,反正她这个小姐也是世人眼中最不中用,甚至有些人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就算死了,也就随便找个借口,凭她家族的实力倒也无大碍。

正如太子所说,他要想弄死个人,轻而易举,更何况这个时代讲究的就是一个身份,谁的身份越尊贵实力越强,地位也就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