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已完结

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言情,总裁主角:安月白越铭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的小说,是作者作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勾心娇妻:高冷男神别撩我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安月白放下盒饭,跟着走捡起了那瓶一直在滚远的矿泉水,返身交到陈雪明手里,和气地安抚众人,林沫沫也跟过来,和她一起安抚着大家的情绪。只是她们的安抚一点用也没有,躁动的人群里像是没人看得见她们一样。安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月白放下盒饭,跟着走捡起了那瓶一直在滚远的矿泉水,返身交到陈雪明手里,和气地安抚众人,林沫沫也跟过来,和她一起安抚着大家的情绪。

只是她们的安抚一点用也没有,躁动的人群里像是没人看得见她们一样。安月白知道自己只是小演员,人微言轻,但还是尽量缓和着矛盾。

越铭看着那个捡起矿泉水的身影,看着她走进人群,不觉间眼神中多了一丝玩味。

导演顺着越铭的目光看向喧闹的人群,挥挥手说道:“不用管他们,像这种二三线小演员就是喜欢闹腾!没什么实力,还特爱摆架子,难怪一辈子只能做配角!”

一个资深演员顺着嘈杂声走到了矛盾聚集地,只几声训斥,所有人便都安静了下来,陈雪明也终于坐了下来,但是还高声说着:“给我过去点!”

安月白心里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只觉得一股无力感席卷而来,和林沫沫对视,苦笑了下,坐了回去。

没多久中场休息时间便结束了,导演站起来,助手们四散开,急急忙忙的找着演员。男女主演已经到位,一群人围着上上下下整理着衣衫。

一名助手跑过来,对着众人眼都不抬,翻着剧本道:“第三十四场是谁?扮演陆子建的初恋的。”

林沫沫喊着“这边!”,看向安月白,促狭地笑着边把她推出去,边说:“到你了哦,陆子建的初恋!好好表现啊!最好是和陆子建能搭上关系。”安月白笑着瞟一眼,走到助手身边,助手看也没看就匆匆忙忙抓住她的手臂拖走:“快换衣服补妆,快,下一幕随时开始。”

“哦、哦。”安月白又被拽着拖走。路上她望了一眼导演所在的位置。

他已经走了啊……

带到了化妆室,一群人涌了上来,她就像个断了线的木偶般,从助手手里被接过去,放在椅子上,有人摆弄她的头发,有人拿着化妆工具在她脸上画,有人脱着她身上的衣服,她看见化妆镜中的人,却还是分不清是谁的手。

终于,这场混乱结束了,她又被推出去,被等在外面的助手带到片场近中央的地方,有人在她耳边不断嘱咐该怎么做。她一边记着,一边默背台词,手心里的汗因紧张而更多。

以前跑龙套也出现在摄影机下过,但那些都只是匆匆一面的龙套,甚至有时她的画面都在那群群众里被剪掉了。这次的导演与以往的都不同。木清是大导演,这部古装剧来的演员也都是大牌。这次是个还算重要的配角,饰演男主角的初恋情人,虽然早逝,只有一幕,但这也足够重要了。只要把握好……必须要把握好……

她只是二三线的小演员,但是她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演员梦,所以她拒绝了绯闻炒作与裸戏的拍摄,这也等于是拒绝了许多一夜成名的机会。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坚信只要有实力就可以成功。

因为,她想做的不是大红大紫的明星,而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卡……很好,下一幕准备。”导演举起手里的扩音器,看向摄像机小镜头,片场中央严阵以待的经纪人及演员的助手立马冲过去,把下一幕不需要出场的女主演接了下来,分工明确地帮她脱戏服,摇扇子,递淡盐水。

男主演陆子建在一旁喝水,助理在旁边为其擦汗补妆。安月白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说:“你好,我……”

话还未说完,陆子建笑了笑,将瓶子从嘴边移开,水珠混着汗珠滚落,顺着皮肤与喉结滚进衣襟。他笑着,大大的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满是温暖的光芒,红润饱满的嘴唇张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如果不是一身古装,看上去就仿佛注定会成为大学校园传奇的阳光校草:“别紧张,你是接下来和我对戏的吧。唔……”陆子建垂下长长的睫毛,想了下,眨眨眼睛道,“我的初恋,对吧?”

当红小生陆子建的资料上报的身高是一米八零,实际看起来却好像更高些。安月白知道,这是为了方便和女演员搭戏。

他温润如水的目光仿佛让阳光也变得柔和了,安月白只觉得他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完了,居然又发花痴了……

看着对方促狭调皮的目光,安月白突然回过神来,懊恼地低下头,脸有点火辣辣的。

“没关系。对了,谢谢你。”温暖平和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恩?”安月白疑惑地抬头。

“我看到了哦,一直都是你帮大家买盒饭和矿泉水,所以谢谢你。”陆子建真诚地望着她的眼睛。

“没、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安月白彻底的脸红了,低下头,心里则想着陆子建也不像传闻中那么拽,难说话之类的。

“我们讨论一下戏吧。我觉得你刚出场的时候……”

夕阳西下,导演站起身,群众演员聚集在一处分钱,助手们折叠器材。今天的戏就到这里,她和陆子建拍的是今天的最后一幕。

“沫沫,陆子建真的好帅啊!和电视上新闻上感觉很不一样,他人特别好!”早已脱下戏服的安月白边收拾东西,边非常兴奋地和林沫沫说。

“真的啊!我也觉得比电视上帅呢!”林沫沫扎着头发。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在安月白身后,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嗨,能不能,呃,外面说会话?”

“陆、陆子建……”林沫沫瞪大眼睛看着。安月白也愣住了,呆呆地点头,跟着转身走的陆子建到了门口。她看着面对着自己的陆子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完了……他别听见了我刚刚说的话啊……丢脸死了……

安月白满心的忐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一对上陆子建含笑的眼睛就感觉心虚。

他是不是听见了……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啦……

半晌,陆子建终于开口了:“给我你的手机号好不好。”

“恩?”安月白错愕地抬起头。

陆子建还以为安月白是不愿意的意思,忙解释道:“没别的意思,只是你人很好,想做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