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夫君,别乱来
夫君,别乱来已完结

夫君,别乱来

来源:有书阁作者:十月樱标签:言情,穿越主角:晏离唐竹苓

主人公叫晏离唐竹苓的小说是《夫君,别乱来》,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月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白芨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理会高瞻。高瞻站着,更是左右为难。“白芨,你去那边在打一些栗子。”唐竹苓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栗子树。“好!”唐白芨虽然不放心唐竹苓,不过看着那个栗子树离着也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白芨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不去理会高瞻。

高瞻站着,更是左右为难。

“白芨,你去那边在打一些栗子。”

唐竹苓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栗子树。

“好!”

唐白芨虽然不放心唐竹苓,不过看着那个栗子树离着也不是很远,就点了点头答应了,走了过去。

唐白芨远远地站着,一双眼睛还是直直的瞅着高瞻他们。

高瞻也注意到了唐白芨的这个眼神,不过也没有再去说什么。

“你有什么话,现在说吧。”

唐竹苓见他还在东张西望的,有些不耐烦。

“竹苓,你等我好不好?”

高瞻一秒钟,就变得深情无比。

他看着唐竹苓,语气里面,也带着浓烈的不确定。

“什么?”

唐竹苓皱着眉头,不由得失笑。

这个人的脑子,是没有问题吧。

“我们退婚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等你?”

唐竹苓宛如看着智障的眼神,看着高瞻。

“我知道,只是父母之命,我无法违抗,竹苓你相信我,等到高中了,我必然会娶你为妻的。”

高瞻激动万分,脸色通红。

唐竹苓依旧冷漠的看着他。

“你读的书,没有教导你一些礼义廉耻吗?你去书院读书,要不是我爹,你可以进去?以前我爹,还在的时候,你家是什么态度,现在我爹死了,你家没有油水可以捞了,就退婚,廉耻呢?”

唐竹苓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看着高瞻。

高瞻的脸色爆红,这些他都知道,之前也在家里面,跟父母爷爷都说过了,可是都没有用。

现在他没有根基,也不想去忤逆爹娘和爷爷。

纵然现在心里面,万分的苦痛,现在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下去了。

“高瞻我们退婚了,从撕掉婚书的那一刻起,你我就再无干系,不管你以后是何等的荣耀,那跟我都没有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唐竹苓说完话,对着一侧一直看着她的唐白芨招了招手。

“白芨我们走了!”

“好!”

唐白芨连忙跑了过去。

“竹苓。”

高瞻一阵的痛楚,他看着唐竹苓,心里面纵然有着万千的话语要说出来,可这个时候,却只能喊一声她的名字。

“竹苓不是你喊的。”

唐竹苓冷冷的看了一眼高瞻,这才拉着唐白芨离开了。

高瞻缓缓转身,看着唐竹苓他们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

他的视线,一瞬间就凝滞了。

回不到过去了吗?以前的那些都是假象吗?

他不是不要她,只是想让她等等自己而已,自己功成名就之后,虽然不能给她正妻之位,良妾也是可能的。

在如何,也比她在这里当一个乡村野妇好上许多吧。

没有想到,唐竹苓竟然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

以往她说的那些喜欢都是假的吧!

高瞻的双手,紧紧地捏紧了。

“姐姐,你难受吗?”

回去的路上,唐白芨小心翼翼的问着。

“不难受。”

唐竹苓摇了摇头。

要是原主的话,应该是会难受的吧!

但是,她不是原主。

唐白芨深深地看了一眼唐竹苓,低下头没有吭声。

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

以往,高瞻来到他们家的时候,自己一直都是跟前跟后的。

那时候,姐姐看着高瞻的眼神,柔情似水。

现在却是冷冰冰的。

姐姐说不在意,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在意的吧。

回到了家中,姐弟两人把栗子摊开来晒着,又去弄草药。

这时,李木棉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手中提着肉,拿着鱼。

“晚上谁来吃饭嘛?”

唐竹苓连忙走了过去,接过来李木棉手中的东西。

“你大伯他们晚上会来。”

李木棉甩了甩手,随着唐竹苓一起进去了厨房。

“大伯过来,作甚?”

唐竹苓一阵奇怪,虽然是亲戚,不过大伯家基本上都是住在镇子上的,很少回来乡下。

现在爹不在了,大伯竟然还特地到乡下来。

“我也不知道,我去卖绣品,遇到了。”

李木棉无奈的摇了摇头,去杀鱼了。

唐竹苓跟着出去。

“那娘今天的绣品卖来的钱,都用来买这些吃的了。”

唐竹苓问道。

“是啊,他们是城里人,到咱们家来,总不能没有一点像样的东西吧!”

李木棉点了点头,低着头在杀鱼。

唐竹苓没有在吭声,继续去弄草药了。

娘每天刺绣,对眼睛也不好,好不容易赚来的钱,根本存不住。

马上都冬天了,家里还是需要储备一些吃的。

也不能让娘,这么的辛苦下去。

还有弟弟,马上又大了一岁,也需要去学堂念书了。

看来,有必要把镇子上的那个店给整理出来了。

一家人忙活了一会儿,这才烧了红烧肉,煮了鱼,又炒了一个青菜。

这样在于一个农家来讲,已经是很好的伙食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大伯唐青水带着他的婆娘赵梨花,还有两个孩子,唐玉,唐顺过来了。

“大伯,大伯娘。”

唐竹苓和唐白芨两人站着,对着他们问好。

“来的时候,买了一点小点心。”

赵梨花笑呵呵的把手中的一个纸包递了过去。

“来了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

李木棉有些不好意思,从赵梨花的手中,接过去纸包。

“婶娘,我想吃。”

唐顺连忙凑了过去,抱着李木棉就撒娇起来。

“你拿去吃吧!”

李木棉笑着把那个纸包递到了唐顺的手中。

“啊呜!”

唐顺大叫了一声,抱着纸包就蹿到别处去了。

“先来吃饭吧。”

李木棉招呼了一声,喊着他们进去。

众人都坐了下来,唐玉和唐白芨坐在了一起。

唐玉看了她一眼,并没有怎么跟她说话。

从小两人就很少见面,就算是见面,两人也都不怎么说话。

唐玉捏着筷子,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等到她爹踏进先吃了菜,她连忙夹着一块肉,送到了自己的嘴里面。

唐顺迅速的把那些点心给吃完了,也坐了下来,拿着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距离上次跟他们吃饭已经很久了,他们这一家子,就跟难民一样。

而且狠准快,很快地就可以席卷一空。

唐白芨刚准备夹一筷子肉,就被唐顺给夹走了。

唐顺夹着了肉,还得意的对着唐白芨笑了笑。

唐青水等人看到了,也当做没有看到。

唐白芨垂下头,又开始吃饭。

唐竹苓伸出筷子,给白芨夹了两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