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天价王妃
天价王妃已完结

天价王妃

来源:微阅云作者:寒敲白玉标签:言情主角:陈少轩苏媛

主角叫陈少轩苏媛的小说叫《天价王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寒敲白玉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翌日,苏媛早早地起身,唤来丫鬟雪儿为自己梳妆打扮,雪儿见屋里只有苏媛一人,并且好像没有和陈少轩同床共枕的痕迹,不禁有些奇怪。“小姐,王爷呢?”“不知道啊,可能睡在书房了吧?”苏媛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苏媛早早地起身,唤来丫鬟雪儿为自己梳妆打扮,雪儿见屋里只有苏媛一人,并且好像没有和陈少轩同床共枕的痕迹,不禁有些奇怪。

“小姐,王爷呢?”

“不知道啊,可能睡在书房了吧?”苏媛自顾自地玩弄着手中的发丝,全然没有注意到雪儿失望的神情。

看来小姐真的不受宠啊……昨天花轿被拒之门外的时候她就很担心,更加知道小姐嫁进王府会遭受怎么样的待遇。可是小姐却一副施施然模样,真是叫人无奈。

用过早膳后苏媛就来到苏家,门口守门人把她请进府中便去通报嫡夫人。

恰巧,嫡长姐苏妍前来向夫人请安,听到苏媛回府的消息,连忙过去。

在大厅里见到苏媛,却寻不到陈少轩的影子,苏妍有些得意地弯了弯唇。

“妹妹怎么今日就回来了?不是三日后才回门吗?”苏妍迎上去,假装关怀的模样。

“王爷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她故意四处望了望,好像在找寻什么,“王爷也真是的,这才刚刚成亲,也不陪陪妹妹。”

苏妍心中冷笑,一个庶出的贱人还妄想嫁给王爷?呵呵,即使嫁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沦为被抛弃的弃妇?始终是庶出的命。

苏媛对于苏妍的演戏早就见怪不怪了,可她这次回府,苏妍竟然愈演愈烈。

苏妍见苏媛不言语,以为戳中了她的痛处,心中更添喜悦。

“就算和硕亲王是皇上的兄弟,也不能欺负妹妹呀。这还是皇上赐婚呢,王爷真是不给皇上面子。”

苏媛忍着没有说话。

不等苏媛回答,又拉起了她的手,“妹妹若是有什么难处,定要跟姐姐说啊。姐姐不忍心看妹妹受委屈。”

“不劳姐姐挂心。”苏媛甩开苏妍的手,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等等。”苏妍叫住苏媛,然后挡住了她的去路。

“还有什么事?”苏媛抬眼对上苏妍的眸子,语气明显不耐烦。

“妹妹啊,你虽然嫁给王爷了,但我还是你的嫡姐,怎么见了嫡姐连个礼数都没有?”话语中厌恶之情清晰可见。

苏妍身旁的丫鬟冷哼了一声,瞧不起地瞥了苏媛一眼,“庶出就是庶出,嫁人了依旧不懂规矩。难怪王爷看不上。”

苏媛听罢,喊了一声:“雪儿,掌嘴!”

雪儿应了一声:“哎,得令!”

接着径直上前打了刚才说话的丫鬟一巴掌。那丫鬟吃痛,刚要还手,却被苏媛生生地擒住,动弹不得,只能可怜兮兮地望着苏妍,想要她给自己做主。

苏妍见苏媛的丫鬟打自己的丫鬟,也是气得不行,刚想骂雪儿几句。却听苏媛说道:“苏妍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堂堂的和硕王妃,而你不过是一个相府小姐,到底是谁不懂礼数?本王妃敬重你是嫡姐,免了你行礼,不曾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本王妃给你行礼?你莫不是要藐视皇族,这罪名可就够大的了。”

“你……”苏妍涨红了脸,怒目圆睁,好你个小贱人,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等着瞧吧,总会有机会教训你。

苏媛根本不管苏妍的恼羞成怒,她思弟心切,离开前厅后便去到苏胤的住处。

“苏胤?”

她敲门,却得不到里面应答,苏媛疑惑,推开房门,果真不见苏胤的踪影。

他又去哪里撒野去了?

“少爷去哪了?”苏媛在门口碰到一个路过的丫鬟,于是询问。

“请小姐安。”丫鬟俯了俯身,有些胆怯地低着头,小声答道:“少爷……少爷他被又关起来了。”

什么?苏媛大惊,昨天还好好的,又怎么了?

“少爷又惹老爷生气了?”苏媛着急。

“没有。是她们说少爷偷了东西……但奴婢不信少爷是这样的人。”

苏媛怔住了,她自知苏胤不会偷盗,定是有人诬陷,而“她们”不是别人,定是……她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对苏胤动手了。

“他还好吗?你快带我去见他。”

丫鬟应声,随后领着苏媛来到一间柴房。

“小妮,啊不,姐……”

苏胤见到苏媛,紧紧地抱住了她。尽管苏胤比苏媛高了一头,但在苏媛心中,他始终是自己的弟弟啊。

苏胤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叹。

“我信你。”

“真的?我就知道姐是对我最好的人。”苏胤的双眸一下子亮了起来,嘴角也有了淡淡的微笑。

“哈,这时候知道叫我姐啦?我们苏家的少爷怎么能说欺负就欺负?姐会为你讨回公道。那你跟姐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昨天走后,嫡母就叫了我过去,还是说一些我不爱听的话,后来不知怎么的,嫡母的金钗不见了,派人寻找后,竟在我房里找到……”

苏胤面上悲伤,语调也变得十分沉重,“我说我没有偷,可他们都不信。嫡母说我玩物丧志,为了去外面花天酒地,竟然偷拿家中的东西。你知道爹最恨我没出息,……”

苏媛眼珠一转,问道:“有谁说是你偷的?”

“是一个叫小云的丫鬟,她一口咬定是我偷的,当时我在屋里等嫡母,没有其他人在场,我纵有百口也莫辩呀。”苏胤无奈地垂下手臂。

苏媛思虑一番后便吩咐下人召小云过来。不多时,一个貌相清秀的小姑娘便出来在苏媛眼前。

“你就是小云?”

“奴婢是。”小云被苏媛上下打量,有些不自在地颤抖。

苏媛猛地拍了桌子,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诬陷少爷偷拿夫人的金钗!”

小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摇头,“奴婢没有……奴婢是亲眼所见,就是少爷偷的。”提及少爷时还小心地望了苏胤一眼。

“你胡说!本少爷何时偷了她的金钗?”

“少爷怎么偷的?把过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但凡说不清楚,小心你的脸皮!雪儿,刮脸的刀子准备好了没有?”

“小姐,候着呢!”雪儿还不忘晃了晃手里的小匕首。

“我……我也是到夫人房中打扫,还没进屋,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我进去一看,就只见少爷在夫人的梳妆台前翻着妆匣。我也没敢吱声,就退了出来……直到听说夫人的金钗丢了,我才……”

“你倒是编的挺溜啊!”苏媛哼了一声,冷笑道:“本王妃已经查明事情真相,你却还在说谎,这脸看来是留不得了。”

“雪儿,动手。”苏媛冲着雪儿喊了一声。

雪儿晃着身子,刚要上前刮那小云的脸,小云却是死命地向后退,不想碰到后面的柱子反弹回来,差点碰到刀尖。

小云惊恐,脸上被吓得没有半点颜色,急忙跪下来不停地磕头,“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你若说实话,倒是可以有赏赐。若还是欺骗本王妃,小心你的漂亮的脸蛋儿。”苏媛继续威逼利诱。

“是……是奴婢一时财迷心窍,偷了夫人的金钗,后来怕被发现,就栽赃给了少爷。都是奴婢的错,求王妃饶命。”

苏媛起身又拍了桌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自己偷了东西,竟然陷害少爷。雪儿,刮脸。”

雪儿又拿着小刀,作势上前。

“王妃饶了我吧!真的再也不敢了。”小云连连摇头。

苏媛一怔,蹙了蹙眉,“说!有没有人指使你这么做?”

“没……没有!都是奴婢一人所为,奴婢再也不敢了。”

“不敢!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刀拿来!”

苏媛一步上前,接过匕首自己动起手来。盯着小云的脸,手里的匕首慢慢地在小云的脸上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