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豪门交易:黏上被拐新娘
豪门交易:黏上被拐新娘已完结

豪门交易:黏上被拐新娘

来源:奇热作者:龙罂草标签:都市,玄幻主角:锦御殇

小说主人公是锦御殇的小说叫做《豪门交易:黏上被拐新娘》,是作者龙罂草所编写的都市娱乐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有的时候,相像中的某些现象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进行下去,比如说计划,比如说理想,比如说生活……面对这样的状况的人只有三个选择。一,乖乖的回去做安全牢笼里的小鸟,不平,不忿了;二,不甘不愿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有的时候,相像中的某些现象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进行下去,比如说计划,比如说理想,比如说生活……

面对这样的状况的人只有三个选择。

一,乖乖的回去做安全牢笼里的小鸟,不平,不忿了;

二,不甘不愿的向现实低头,埋怨着,可是屈服了;

第三种,就是程曦儿这样的人,艰难的坚持着,却充实快乐着。

人性化来说这女孩的理想其实不算多难;不是没有能力,不是不愿努力,也不是不能吃苦耐劳,可是因为日益利益化神速化的当下网络文艺,真正用心血用时间来造就的文明文艺反而得到遏制。

这样的状况发生在一个还是不愿意随波逐流趋炎附势的初出社会的女孩身上,更是如大山压顶,让她毫无翻身的余地。

程曦儿,出社会三年,成年好几年了,却还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一直为她的理想前景中的事业努力着奋进着。

这些年并不是没有人识到她这个千里马,不然她也不会考漫画活命了三年是不?只是往往一两次就不会再用她了,不是她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是这女孩太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理念了。

也不是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起码在这三年内她只为了维持生机和铅笔纸张的钱都换了N家小店打工了,但是对于理想中的事业,她却从没有懈怠过,甚至没人见她有气馁的时候。

用她的房东兼密友的一句话就是,“程曦儿,每每看到你你知道我就像看到什么吗?一头不知道疲惫还有多少路程的拉磨驴!现在的世道这么现实谁还要你那纯情小白漫画呀?你却固执己见的维持着自己的风格绝不服从大众还能活到现在还乐呵呵的?真是不知道老天是特别的厚待你还是你天生粗神经压根不知道挫败为何物!”

程曦儿就是这样傻,傻傻的维持着自己的那份理想坚持到现在依然是最充实快乐的女孩,用她的话说是只要有一个读者给她回应她都有莫大的动力继续下去,哪怕没有人理她她也有非常的勇气去赚取一份读者,能够这样自由自在的走在理想的路上,就是她莫大的幸福了,虽然路途中的风景不是太好,她相信却只是暂时的,窋境总会过去,有关于她的春天,总会到来的。

所以当第N此的接受“你的稿件不符合我们出版社的要求请另投他社试试看!”这样的理由时,她已经百炼成钢,只深深的吐了口气抬头看看这片她本以为该是和干净的城市天空,没有愤怒,没有生气,只是单纯的无力。

快中午了,该是吃饭补充营养素的时候了,难怪无力呢!

呵呵……

到了这里三年,从单纯涉世到认清现实坚持到现在,不是没有哭过不是没有难过过,只是那些过去后依然无法改变本性而已。

她排斥这样的现象,不喜欢这样的状况,所以她也不想将自己变成那样讨厌的人而已。

银灰色的建筑物中,人们的身影似乎都是透明的银灰色,又怎么会注意到城市中央失意落魄灰色气息环绕的她呢?

同样的一个城市中,纠结在理想与现实中间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不同的是她是为前途事业,他是为爱情婚姻!

就在她进入一家蛋糕店决定在哪里解决她的五脏庙问题后,秋天的城市中,另一边只有金领阶级的工薪才可随意出入的大酒店里急匆匆的走出来个气急败坏的消瘦男人。

他的身形修长,可以说是瘦弱的那种,可是一张白皙的脸很细致,也不是不协调的那种病态,反倒有种芊芊玉公子的美感,唇红齿白细眉凤眼,一身的炫黑白衬衫,一边的胸口上的口袋处却恰到好处的别了块深绿色的滕文锦帕……

从酒店里面疾步走出来就引来不少行人的目光,却在接触到那暴怒的凤眼轻蔑后一个个都心魂不定的移开快步走开了,到真不知道是给他的魅力震慑到的,还是给他的戾气威慑到的避而远之。

男人双手插在两边的裤子口袋里,走到酒店下的台阶处好一会儿才停下,跟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好言相劝的苦命同龄的助理兼小他一届的学弟。

“学长!学长你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老爷子也没对我交代这些呀!”

男人很不雅的朝天翻了番白眼,狠狠的揪了揪脖子上束缚着他的领带,回头冷厉的藐视身边赶上来的苦命助理。

“所以你就装傻和他一起骗我来这里是吗?你和惜渝是同学,也不是才认识我爷爷那是什么人?还呆呆的他说什么就相信什么?有没有脑子呀?让惜渝知道今天的事又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短命拼命的给我增加工作量呀?”

助理也不过比他小个一两岁而已,样貌上虽不比他具有杀伤力也是事业型的老实干将一个,可是从毕业跟了他两年对于这喜怒从来不行于色,行于色就让人招架不住的学长老大怒气来说,他到现在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不敢对大人坦诚错误一样。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十分怀念小时候的同学,同时也是这个学长的弟弟,后来到了国外几个科技制作发达的国家学习的小学同学锦御浩,那从容不迫泰山压顶不行于色的本事是他这被子也修炼不来的呀,就连他们家那少言寡语的淡定小弟一毛也是抵不过的。

可惜一个现在不知在那个温柔乡里研究人体骨骼的结构,一个不知在什么游戏小说漫画里超度呢!没人能来救苦命的他,只好认命的先安抚下来这尊大神再说。

“不是!那不是你家的老爷子吗?我再防对他也是防不胜防呀?”

“什么老爷子?他就是一个口无遮拦谎话连篇的老顽童!”

“怎么说话呢!”

话音还未落,后面响起的威赫不减的锦家老爷子的声音。

老爷子面容虽老发已银白,身体却是挺硬朗的挺的直直的,甚至总的来说除了个头没这孙子高了身体却还是比这孙子的身体要魁梧一些的。

听到这样的声音男子无奈的又翻了下白眼,知道连爷爷也追出来了,里面这会儿估计真如他所愿对他彻底失去兴趣了吧?

老爷子到他身边威严不减的训斥这个向来在他手中最为骄傲的长孙,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直以来跟着他走到今天的老管家。

“老爷!您慢点!”

“这是一个孩子该对自己爷爷的评价吗?我做什么了惹您锦大少爷这么愤恨不平?”

男人轻蔑的瞄向自己的爷爷,漂亮的凤眼里满是不服。

“您做了什么惹来自己孙子这么大的反应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我又不是没有女朋友?您老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到底是为什么呀?都什么年代了?门当户对家族联姻,您觉得那样的婚姻是幸福坚定的吗?”

“那也比你找个会拖着后腿的女朋友强!”

对于这点老爷子是深信不疑,男人排斥异常。

“惜渝是惜渝她的家人是她的家人就为什么就不能正视她的好而只看到有没有利于你事业的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