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余生与尔共朝暮
余生与尔共朝暮连载中

余生与尔共朝暮

来源:掌中云作者:清尘标签:言情,总裁主角:白景迁顾言深

主人公叫白景迁顾言深的小说是《余生与尔共朝暮》,是作者清尘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景迁实在是不想跟眼前这人扯上过多的关系,但见他一脸真诚的模样又不好意思拒绝,反正心情不好继续工作也没意思。她回到华耀放好文件顺便换了一身衣服,顾言深开车载着她不知往哪儿。“你是青云集团的总裁,有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景迁实在是不想跟眼前这人扯上过多的关系,但见他一脸真诚的模样又不好意思拒绝,反正心情不好继续工作也没意思。她回到华耀放好文件顺便换了一身衣服,顾言深开车载着她不知往哪儿。

“你是青云集团的总裁,有待处理的事务一定很多吧,何必浪费时间陪我散心呢。”她淡淡地问。

顾言深一笑,温润如上好的美玉:“最近事情不多,全都扔给我私人助理了,我一直很相信他的能力。”

“况且,陪你也不算浪费时间。”

白景迁嘴唇一抿,感觉这人跟自己传说中听闻的总裁出入甚大。所谓的清冷孤高、不近女色,其实是骗人的谣言?实际上他是情场高手?还是说善于伪装?

这也不怪她将人想得太过龌龊,商场纵横的人,谁没有好几副面孔?她必须得时时刻刻小心,提防自己落入他人的陷阱。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真累。

她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随着视野逐渐开阔,景色也越发熟悉,她微微惊讶过后问道:“你带我来沥安大学干什么?”

“不是说了吗?让你高兴高兴。”他停下车,凑过身来替她解开安全带,清冷中带着淡淡薄荷香味的气息扑面而来,竟让她心头一颤。

“你也是沥安大学的学生?”她疑惑地问,只记得顾言深是去英国还是美国读了个金融硕士,难不成在这之前他也曾在沥安大学就读过?

顾言深意味深长地笑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大一的时候沥安大学有个出名的‘四大才子’,你还记得吗?”

白景迁犹如醍醐灌顶,愣了一下。

当年沥安大学的四大才子那叫一个炙手可热远近闻名,连她这种对八卦丝毫不敢兴趣一心埋头苦干的人都略有耳闻。

法学系的纪南羽、建筑系的易弦、物理系的周晞尘、金融系的顾言深,四人不仅颜值爆表还才华横溢,其地位堪比四尊金佛,众人仰慕得就差没立个庙供起来了。

四人每每出现都是一道亮眼的风景线,还伴随着迷妹们闪闪发光的星星眼。大学的论坛上貌似还有一个校园男神榜,为自己心目中的男神投票,四人的名号均霸占了前四的位置,特像饭圈内的粉丝打榜活动,其争夺那叫一个精彩。

在同一届的学生还在为期末考试耗死脑细胞狂掉头发的时候,人家已经修满学分并且拿到国外顶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甚至已经继承家业日进斗金。

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人家生来就在你的终点,当你还在用两条腿累死累活地跑时,人家已经开着兰博基尼奔出了你的视野。

即使在四人已经毕业多年后的今日,他们的名气似乎并没有消减。学弟学妹们仍对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

因为实在是太牛了。

白景迁现在都还记得同寝室的姐妹们一提到这四个人时那仿若没有明天的狂热模样,互相为自己的男神争辩掐架,每天抱着手机上那帅气的照片舔屏流口水,场面那叫一个不忍直视惨不忍睹……

不过当时的她整天就是个闷葫芦,也不参与社交网络,也仅仅是听过这几人的名号而已,并且已经毕业了这么多年许多事情都记不清了,这才导致了她第一次听到顾言深的名字时完全没有联想到自己大学时那个大名鼎鼎的金融系的顾学长。

白景迁太过震惊,以至于许久未回过神来,人还傻傻地呆愣着。

这副呆萌的模样让见惯了她冷漠如冰宠辱不惊的顾言深心里有了些微成就感。他笑得开朗,眉眼微弯:“傻了?”

她回过神来,看着他戏谑的笑容,结巴地说道:“没……没有。”

他还是温柔地笑着,看她不同于以往的神情觉得异常可爱,抬手指了指沥安大学的校门:“进去吧。”

两人并肩走进校园,今天的天气不错,下午温暖的阳光轻柔地照射在白景迁的身上,让她阴郁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或许是正值下课高峰期,校园内走动的人不少,多半都是甜甜蜜蜜的小情侣。白景迁身边并肩走着顾言深,嘴角微抽地看着这些一脸幸福模样的小情侣,感觉自己被强迫塞了一嘴的狗粮不说,内心还莫名其妙地生出一股心虚的感觉。

尤其是她察觉到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几乎都要回头多看他们两眼,目光在她跟顾言深之间来来回回,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们看起来好般配哦,一看就是情侣!不过我怎么没在校园情侣榜上看过他们,不应该啊,这种程度不火没天理……”

“人家小情侣低调不行啊,谈个恋爱非得昭告天下。”

“我觉得不像,你没看他们手都没牵吗?也没有挨得很近……”

“你看那男的长得真帅,他要是去演偶像剧绝对是我头号男神。”

“那女的也不差啊,气质也好,这样的条件也不缺男人追吧……”

白景迁自小耳朵就尖,再加上没有和顾言深说话,对这些话听得那叫一个一清二楚,只觉得无语,果然现在这世界都成颜狗的天下了。

她微微偏头,偷偷地打量着顾言深俊美的侧脸,心想果然,她第一次见顾言深就知道这是个招桃花的货,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顾言深偏头冲他温和一笑,真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好看到白景迁心头猛然一跳,差点流出一管鼻血,急忙回头不敢再看。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看她这一脸心虚的模样,顾言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白景迁接受了自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突然变成了大学学长这一事实,顿时感叹缘分真是一个奇妙的玩意儿。脑中灵光一现,她突然想起个事儿,问顾言深:“你之前说看过我跳芭蕾舞,是不是在那年学校举办的艺术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