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暴君的失忆宠妃
暴君的失忆宠妃已完结

暴君的失忆宠妃

来源:网络作者:是马甲标签:穿越,奇幻,灵异主角:凌玄,冰瑶

小说主人公是凌玄,冰瑶的小说叫《暴君的失忆宠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是马甲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顾一切的要护着这个孩子?哪怕与他决裂……殷红色的血,流在冰瑶白嫩的颈脖上,妖艳的让人移不开眼,冰瑶漠然的闭上了眼,泪珠,无声的顺着冰瑶的脸颊滑落,她只想把孩子留住,母子天性,无关情爱,但是,这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孩子,是别人的种,这个孩子的存在,让凌玄不由得绿帽罩顶,时时刻刻的记着,冰瑶还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过……

他不是冰瑶唯一的男人!这个认知,让凌玄失控的想杀人!

没有了这个孩子,冰瑶还是凌玄一个人的冰瑶!

凌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当初,凌玄送她去日暮国,迷惑那老皇帝,早该料想到这样的结局了……

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千里之外,他还能控制的住局面吗?

没有了这个孩子,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的重新来过吗?

冰瑶凄凉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了!

白纸上染墨了,就再也白不回来了……

瑶儿,为了我,不要这个孩子,好不好?凌玄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对着冰瑶开口道,

玄,对不起!冰瑶砰的一下子朝着凌玄跪下了,跪在了她深爱的男人面前,

凌玄高大俊伟的身子一个踉跄,他震惊,失望,他骄傲的瑶儿,怎么可能为了别人的孽种,而朝着他下跪?

好!如果,瑶儿真的想要,那么就留下吧!凌玄爱怜的扶起冰瑶,温柔地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真的可以吗?冰瑶欣喜的望着凌玄,小心翼翼的求证着,

凌玄隐忍着不快,朝着冰瑶轻扯了下嘴角,点了点头:只要,瑶儿高兴就好!

冰瑶目瞪口呆的望着凌玄趁她不备,偷袭着将她点住了穴道,端着那碗噩梦般的药碗,一步一步的朝着冰瑶走近,

玄,你想干嘛?冰瑶的心,开始惊恐,开始不安,

瑶儿,喝了它,我们重新来过!凌玄的目光霸道的命令着冰瑶,

冰瑶坚决的摇头:玄,你不要逼我!

瑶儿,你就没逼我吗?凌玄笑的有些凄凉,

玄,不要让我恨你……冰瑶急切的大呼道,

瑶儿,即使,你恨我,我也不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凌玄口气肃然的开口道,

瑶儿,即使,你恨我,我也不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凌玄口气肃然的开口道,

冰瑶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这个孩子,难道真的保不住了吗?凌玄,竟然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

玄,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请你,放过这个孩子好不好?冰瑶的脸上满是决然的泪花,

瑶儿,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但是这个孽种,不行!决不能留!凌玄同样坚持着,

玄,如果这个孩子没了,我真的会恨你!冰瑶终于忍不住将这话说出了口,

为了一个孽种,你就恨我?瑶儿,你对得起我吗?凌玄满脸受伤的指责着冰瑶,

冰瑶被凌玄堵的哑口无言,

瑶儿,没了这个孽种,以后,我们可以生一堆的孩子!凌玄再一次的出声诱惑着,

冰瑶全身的力气,犹如被抽干了似的……原来,凌玄心中,别人的不过是个孽种……

瑶儿,对不起……凌玄正色的对着冰瑶道歉,接着抬手捏着冰瑶的下巴,便将那药朝着冰瑶嘴里灌了下去,

冰瑶漠然的喝着,自始至终,都不曾抬眸望着凌玄,

凌玄,原来,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经不起时间的摧残……还是经不起考验……还是,你不够爱我!

凌玄望着冰瑶漠然的脸,疏远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心软的想停止,但是,强大的自尊,占有欲,还是让他强势的喂完了碗里的药,

凌玄,一如既往的呵护,珍视,宠爱冰瑶,甚至愿意立她为后,但是前提是,冰瑶的肚子里,不能留着别人的种!

直到冰瑶将那碗里的药汁喝的一滴都不剩,凌玄才将那碗愤怒的捏碎了,血液顺着他的手掌滴落下来,

冰瑶只是淡扫了眼,然后朝着凌玄倾国倾城的露了一个凄凉的笑后道:玄,这碗药,断了我们十年的情分,以后,你是你,我是我!

凌玄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他的瑶儿,怎么会说出如此决然,无情的话语?

你是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了?凌玄终于克制不住他的怒火,伸手直接掐上了冰瑶的脖子,

如果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他的冰瑶,怎么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

如果不是爱上别的男人,他的冰瑶,怎么会不顾一切的要护着这个孩子?哪怕与他决裂……

殷红色的血,流在冰瑶白嫩的颈脖上,妖艳的让人移不开眼,

冰瑶漠然的闭上了眼,泪珠,无声的顺着冰瑶的脸颊滑落,她只想把孩子留住,母子天性,无关情爱,但是,这样的解释,在这样的场景下,是那么的苍白,

凌玄渐渐地松开了冰瑶,望着冰瑶惨白的脸,心底莫名的揪疼,温和的凑着冰瑶的耳朵道:瑶儿,不要生我的气,不要不理我……都过去了……

冰瑶感觉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不一会,素白色的裙衫上,都是斑斑的血迹,肚子开始抽痛起来,

那是一条生命,在硬生生的从她体内剥离,

冰瑶撕咬着唇,豆大的冷汗不断的从额际冒出,痛,腹内犹如刀绞般的痛,更痛的是她的心……

凌玄抱着冰瑶急切的在那大呼:御医,快宣御医!

冰瑶渐渐的闭上了双眸,她很累,很累了……

这或许是个噩梦……很长,很真实的噩梦……梦醒了,冰瑶的眼角,还是不断的有泪水流出……

冰瑶蓦然的从回忆里震醒,望着在她胸前不断啃咬的凌玄,原来,那不是梦!

凌玄,真的,将她腹内,还未成形的孩子扼杀了!接着便给她打造了这么一个华丽的牢笼,囚禁了她……

凌玄抬眸,望着出神的冰瑶,不满的在她胸前用力的啃咬了口,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他的唇齿间,

没有意想中的惊叫,也没有呻吟,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