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魂魄纪元
魂魄纪元连载中

魂魄纪元

来源:奇热作者:盲玉标签:都市,虐文,赘婿主角:喻石

独家小说《魂魄纪元》由盲玉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主角喻石,内容主要讲述:”一句简短的告别,却换不回一句回答。喻石嘴角带着笑意,摇了摇头,想必母亲夜班回来,还在睡觉吧。斗志得昂扬起来,喻石骑上小绵羊,直奔目的地。此时,另一辆车中。“目标出现,老大,真的要弄死?不会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零六零年,六月,天气炎热。

基本上所有家长都请了假,来接送孩子,因为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

喻石没有,他也不需要,估摸着自己的成绩,超常发挥一把,应该可以上一个好些的二本。

如果考上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不曾辜负过任何人,如果没有考上,他将一无所有,不知道是端盘子呢,还是回老家种地。

喻石望了一下天,胸口有些闷,他感觉周围没有一个人,又仿佛听见了蝉鸣,他现在看不进去任何东西,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赢。

“妈,走了,第一天高考,我不想迟到。”一句简短的告别,却换不回一句回答。

喻石嘴角带着笑意,摇了摇头,想必母亲夜班回来,还在睡觉吧。

斗志得昂扬起来,喻石骑上小绵羊,直奔目的地。

此时,另一辆车中。

“目标出现,老大,真的要弄死?不会像上回那样吧?您可别不管我们啊!”说话的正是野驴,他的身边跟着麻雀,却不见贼狗。

“一百万,用我的计划,其他的话别问,帮我,一切都好说,不帮我,自然有人帮我,然而,你们的日子,并不会好过。”电话那头的声音云淡风轻,似乎抱着必须要达到某个目的的决心,相比于上回,这次的声音褪去了怯懦,多了几分自信。

“知道了……老……老大。”野驴打了个寒颤,他知道电话那头的人的本事,向来是说到做到。

喻石骑着电动车悠哉悠哉的,感受着夹杂着热气的风扑在自己的脸上,浑然不觉身后有两辆车尾随着自己。

“再过一个红绿灯,就到考试的地方了,一定要加油啊。”喻石心想,这一天,他等的太久太久。

喻石的手,把速度加到最快,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凡。

陡然间,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喻石旁边驶过,突然,后门开了下来!

喻石根本来不及反应,此刻,他又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整个人朝一旁摔去。

“呵,高考,来不及了……”这是喻石的第一念想,他本来以为,会是头颅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可身体还没接触地面,又是一声轰然巨响!

喻石整个人被撞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血顺着头颅涌出,眼眶中,五脏六腑,充斥着血液!

奇怪的是,他还保有意识,微乎其微的意识,因为他听见了一个声音:“如果命运让你来,你会来吗?”“来吧,让我们相拥,成为世界的主宰!”

第二句话,是另一个声音的,喻石不知道这个声音属于谁,他也没有时间想了,四肢百骸在断裂着,他听的真切,“我要死了吗?呵呵,没想到,那么早啊。”

他不想死啊!他又听到周围议论的声音,真是讨厌啊!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叫救护车呢?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再见了,喻石不孝!

生命飞速流逝,瞳孔迅速放大,死亡的感觉,真是奇妙,说不清楚,只知道,那一刻你是焦点,引得无数人怜悯,又或许有些人在偷笑,他们庆幸自己不是你!

你的死亡,会让那么几个人伤心一辈子,却影响不了地球,甚至是另一家人的情绪,因为你是卑微的,你留下唯一的永恒的痕迹,也只会在那么几个人心里。

“老大,按照您的计划,那小子已经被贼狗弄死了,我和麻雀已经溜之大吉了,贼狗那边,可能有些麻烦。”野驴多少跟贼狗有些交情,他可不想见死不救。

“你们自己摆平吧,卡里面有一百万,在坐垫底下,密码六个一,车就送你们了。”电话那头显然不想跟这件事有太多牵扯,不过,其财大气粗,倒是可以臆断。

“真的有一百万啊!还有两辆车,谢谢忆哥!”野驴激动万分,有了这笔钱,今生今世都不用干活了。

“哦,不用。”电话那头,少年露出狡黠的微笑,不知代表了什么。

喻石身上没有放任何有关信息,警察只有靠其DNA进行比对,才能到信息库中找到喻石的信息,时间会很长。

天,不觉间暗了下来,第一天的高考告一段落,学霸们云淡风轻,一般的学生则是喜忧参半。

野驴和麻雀心怀恐慌,但他们知道,贼狗此刻心里更慌,他们害怕贼狗把他们招供出来。

此刻,另一个地方。

“少爷,还有什么安排吗?”一个样貌二十小几的男人问道。

“哦,你去把这几张照片给我们敬业的警察叔叔,警局那边,你就说是邵爷说的,不必深究,只需按规矩办事就行了。”

“是,少爷。”男人得了命令,立马拿了照片起身出去了。

“哼,想跟老子玩么?我想得到的,没人能够阻止!而你们……统统都是垫脚石!统统都是!”少年笑的癫狂,面部表情肆意的扭曲,他,究竟有一段怎样的故事呢?

…………

“请问是喻石的父母吗?”

“是,我是,怎么了?”

“请您来一下常海派出所好吗?”

“好……好,我这就来!”冷华立马丢下手上的活,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家里,换来的是无人接听。

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头!今天是儿子的第一天高考,她是知道的,跟儿子有关的话,要么是儿子在考试中作弊被抓,要么就是更为恐怖的,儿子出了事故!

现在的她,反而是希望前者,尽管前后者对她的打击都是很大的,但她就是希望前者!

寒风凛冽的吹着,两行泪沿着脸颊滑落,面部渐渐的失去感觉,不断的加速,加速!

到了门口,车就直接倒在了地上,直奔里面。

“您是喻石的母亲吧?”

“是……是的……我家喻石犯了什么事儿么?”冷华说话的时候,声音几近颤抖着。

警察的脸上写满了怜悯:“很对不起,喻石他……”

“我儿子他怎么了!”

“真的很不幸,他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希望您节哀!”

冷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大脑中阵阵轰鸣,一切都来了太突然了!分明早上还跟自己道别的儿子……怎么就成了永别了呢!

分明之前还跟自己开玩笑呢,说自己同桌是个漂亮的女孩,有些喜欢人家,怎么……怎么就……

“撞死喻石的,是三个社会青年,他们似乎在学校里就跟他有所过节,我们特意调查了一下,是因为一个女生,而产生了嫉妒心理,这年头校园暴力,社会暴力,都太多了,但像他们这样的,确实是少见。”

“一个女生……”

“是的,但跟那个女生没多大关系,只是啊,现在的青少年的心理越来越恶劣了!”

“他们,会判死刑吗?”

“这就需要法院来判决这件事了……”

“我的儿子……就白死了吗?”

“他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还会给你们家一笔补偿。”

“好……我知道了。”

“您可别做出什么偏激的事啊!生命诚可贵!”

“为了我儿子,我得活下去啊,呵呵。”冷华的思维开始麻木,她恨,恨这个世界。

“我想见见我儿子。”

“常海医院,太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