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资讯>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为主角的小说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为主角的小说

时间:2021-02-21 14:00:05作者:守北

主角叫重生之王妃又飘了的小说叫《重生之王妃又飘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守北创作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出去玩的时候还真的是要注意了,别哪天又遇上了,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纪梦夕说完这个话转身就走,留下一个背影。“娘,我怎么觉得这个纪梦夕变了好多?”纪欣然想到刚刚纪梦夕的眼神,背脊蓦然一凉。...

《重生之王妃又飘了》 免费试读

纪梦夕是没有想到沈梓安会这样说。

可是时间又不早了,这个时候难免那些人又回来,自己又会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一时之间,纪梦夕有些摇摆不定。

“那就多谢公子了。”纪梦夕朝着沈梓安行了一礼,倒是不再多做纠结。

因为沈梓安的原因,纪梦夕一路上倒是再没有遇见其他什么危险。

“我就送到这里了,前面就是丞相府。”沈梓安笑了笑。

纪梦夕自是明白沈梓安的意思。

她是一个没有出阁的姑娘家,和沈梓安两人走在一起要是让人看到铁定是要说什么闲言闲语之类的东西。

纪梦夕谢过了沈梓安。

还没有进相府的门,纪梦夕就听到府中吵闹的声音。

纪欣然的声音就这样传到她的耳朵里面。

“都怪我,都怪我,我就不应该约妹妹出去,这一回她要是遭遇了不测,我这就随妹妹去了!”纪梦夕走进一看,倒是看见正堂里面纪欣然哭的是叫做一个梨花带雨,那模样好像是她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纪欣然还会真的随自己去了一样。

“然儿,你不要想不开,你还有娘啊!这都不怪你,要怪就怪那该死的土匪。”冯氏一把就抱住了纪欣然,两人哭的倒是一个可怜的样子。

纪池一脸铁青的站在一旁。

纪雯琼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随即又看了冯氏。

冯氏朝着纪雯琼使了一个眼神。

纪雯琼马上会意,一脸劝解的劝道:“姐姐不要这样,父亲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二姐姐肯定不会有事的,这都不是你的错,根本就不怪你,你还是受害者呢……要不是遇见了人相救,估计姐姐你也……”、

说完这个话,纪雯琼也是拿着手绢似乎是在擦眼睛。

“若是二姐姐要是真的出事了……这个事情总是不好说出去,父亲您可是要做个决断。”纪雯琼虽然是没有明说,但是这个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纪梦夕这要是出事了,相府肯定是不能留这纪梦夕了,留着纪梦夕的话,相府的名声会受损,丞相的官位也是会有问题。最好的办法要不就说纪梦夕缴了头发做那姑子,要么就是病逝了。

纪梦夕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看着这几个人。

冯氏当真是好手段啊。

“我的妹妹,怎么就这么希望我出事?”

就在纪雯琼看着纪池的脸色准备再给纪池下一剂猛药的时候,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纪梦夕身上完好无损,就是连发髻都没有松动一下的出现在了正堂的正中央。

“二姐姐?”

纪雯琼一脸诧异的看着纪梦夕。

当纪梦夕走进来的那一刻,冯氏和纪欣然的脸色瞬间就暗了下来。

“怎么?对于我能够回来,三妹不觉得高兴吗?”

纪梦夕的嘴角一勾,目光犹如利刃一般看着纪雯琼。

纪雯琼的表情略微一僵,很快便恢复自然。

“怎么会,二姐姐你能完好无损的回来那是再好不过了,我这心里也是为你高兴的。只不过听大姐说这个土匪很是凶猛,二姐姐是如何脱身的呢?”

纪雯琼这个话说白了就是,我不相信你能够完好无损的回来。

就连一旁的纪池眉头都是皱了皱。

纪梦夕知道,她要是真的说了什么,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三妹妹多心了,大姐被带走的时候,我是被人给救下来的,说起来还是上次宫宴上的沈公子。”纪梦夕这样一说,纪池的脸色立马就缓和了下来。

毕竟纪池也不希望纪梦夕真的出什么事。

“那就好。”

纪雯琼一副将心给放下来的样子,看的纪梦夕一阵好笑。

这个时候,纪欣然也不哭了。

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一把抓住纪梦夕的袖子道:“妹妹你没事就好了,要是你有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纪欣然一改之前的样子,说的话也是情真意切。

纪梦夕看着这两个人,眉头皱了皱。

还真的是会演戏,比那唱戏的戏子都要厉害一倍了。

“姐姐哪里的话,不过姐姐直接是被那土匪带出去了,没有事情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纪梦夕这话一落,纪欣然的脸色就变了。

这丫头现在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似得,说话都这般的刁钻。

“跟妹妹一样,都是万幸呢,要不是有人相救,估计我……”纪欣然说着说着就要哭了。

“好了,这个事情就不要说了,以后出门都注意一点。”

纪池一发话,纪欣然等人也是不敢再说。

纪池说完这话就走了,留下了纪欣然几人在正堂之中。

“人都走了,还装给谁看呢?”纪梦夕看着冯氏几个人,刚刚在正堂上的演戏还真的是精彩至极啊。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情,难不成妹妹认为我会赌上自己来陷害你?”

纪欣然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哦?”

纪梦夕眉毛微微一挑,眼神冰冷。

“谁知道呢?不过姐姐以后邀请我出去玩的时候还真的是要注意了,别哪天又遇上了,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纪梦夕说完这个话转身就走,留下一个背影。

“娘,我怎么觉得这个纪梦夕变了好多?”纪欣然想到刚刚纪梦夕的眼神,背脊蓦然一凉。

之前的玉佩事件,还有今天的事情她都觉得很是不对劲。

“不要想多了,她和她那个娘都是愚蠢的,不然能够落到这个份上?放心吧,她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冯氏的目光一利。

当初那个女人在的时候就斗不过自己,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丫头能够有什么用?

“那是!”

纪欣然听到冯氏这个话,一把抱住冯氏的胳膊在冯氏的怀里撒娇道:“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冯氏笑了笑道:“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要好好的,放心,娘绝对不会让纪梦夕这个小贱蹄子挡了你的路的。”冯氏的眸光一闪,似乎又有什么主意在心里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