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资讯> 《爱情是场游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爱情是场游戏小说全文

《爱情是场游戏》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爱情是场游戏小说全文

时间:2021-02-17 22:00:03作者:漫步云端

主角叫爱情是场游戏的小说是《爱情是场游戏》,本小说的作者是漫步云端创作的校园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身旁说:到了。她才茫然地抬起头,只向窗外看了一眼,泪水就汹涌着滴落到衣领上。蓝翔风走下车,绕到副驾驶的车门旁,他拉开门,向前伸出手,林晓语用手背擦了下泪水,扶着他的手下了车。他们准备去买票,...

《爱情是场游戏》 免费试读

我明白自己的心里所想,绝对是你。但是我还是要背负着母亲的遗愿,怎么办?但是我不敢表现出来,我不敢。

世界上很多的人相信两个人在一起是因为有缘,可是我不是这样认为,我们在一起的这件事是我从开始就安排好的一件事,可是我安排好了一切的事情却安排不到自己的心,我没有料到我爱你。

她的眼角露出了闪亮的东西,但是瞬间落到了心底。就像自己对白欧洋的爱就是这样的不能表达,这么的悲哀。

她迷迷糊糊的醒来,觉得身体好累,她翻了一下身体,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坐起身来,她看到被窝里的自己的身体,赤裸着,下面还感觉到了强烈的痛,她摸了一下还有一些液体。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又想不到是什么。她想的头都要裂开了。

她拿起床边的挎包,找出了里面的自己的手机,就拨通了蓝翔风的电话。

蓝翔风很快接听了电话,他很高兴的样子,但是他似乎在户外,很嘈杂。

晓语,懒猫,你终于舍得起来了。刚才我去你那里的时候,你还睡的很香呢。

你说你来过吗?

对啊,我找过你,因为你没有接电话,我就去看看你,谁知道你还睡着呢,我就先走了,今天本来准备带你来外地,让你散散心,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有叫你。你自己玩吧,我去工作了,明天就回来的。

好啊。她机械地回答,林晓杰跟着学校艺术团去外地演出,现在蓝翔风也不在的话,这个周末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其实已经明白了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个人并不是蓝翔风,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又确认道,你确定你昨晚不是在我身边吗?

你睡糊涂了?昨晚你不是说约了那个女明星江若兰的吗,我就没和你联系。

她楞了下,然后如入冰窖,她想起昨晚确实是和江若兰见了面,然后江若兰先走了,邹正进来,她想起最后的一刻,她扑入一个陌生人的怀里,对他说:救救我,他给我下了药。

她想到了这些,脑子里面轰的一声,她没有说话,只有蓝翔风在那边自顾自的说着什么,林晓语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不知道什么蓝翔风那边好像自己挂断了,因为手机这时候又有了来电,她实在不想接电话,可是她怕她不接电话蓝翔风一定会很着急,她不希望这样。

于是掀开被子,拿过手机,但看到来电人不是蓝翔风,而是江若兰。

江若兰听到她的声音后,舒了口气。

晓语,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和欧洋都不接电话,我担心死了,昨晚你没事吧?

昨晚?林晓语呼吸急促起来。你知道我昨晚什么事吗?

就是我担心你才打电话给你啊,我只知道我走的时候看到了邹正,他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他进去的时候是一个人,他的手下都在外面。怕他会对你不利,我知道他和欧洋关系不错,就打电话让欧洋赶过去看看情况,你有没有见到他?

等一下,你说你让白欧洋来我们那个餐厅?

是的,他当时答应马上过去的。晓语,你到底有没有事?

没什么,我还好。林晓语慌乱的挂掉了手机,她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她默默的躺在床上,眼泪流了下来。

到处都是白欧洋的气味,淡雅的男士香氛,口中薄荷般的清凉,身体被打开过的疼痛,那些粘稠的液体,都是她熟悉的。

她想了一会还是打出了一个电话,那是白欧洋的号码。等到他接电话的时候,她听出来了他似乎还在休息。

现在在什么地方?

家。白欧洋简短地回答。

我要见你,你别走开。林晓语用力挂断电话,胡乱地找了些衣服套上,拦了辆车直奔白欧洋的家,曾经熟悉的地方。

白欧洋给她开了门,他穿着宝蓝色浴袍,头发上还滴着水。林晓语大力推开他一侧肩膀,气冲冲地进了房间。

白欧洋关上了门,慢慢回过身来。

你在那样的情况下对我做那样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禽兽不如。

我不是禽兽不如,是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在昨晚,绝对不能做到什么都没有。就算是蓝翔风也不行。

白欧洋桌子上拿出自己的手机,他调了一下,然后递给了林晓语。

林晓语听到自己柔情如水的声音在房间里流淌:白欧洋,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要和你去薰衣草小镇度蜜月,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她不敢置信的摇头。

她本来想的是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她和白欧洋开心的在一起,她这样告诉自己,只有这一次,这一次就好,她告诉自己不能再放纵自己。

她的那些不愿想起的记忆片段都出现了,她看的清清楚楚。

你是我的爱人,我爱你。你又这么诱惑我,我只好总之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他边说边靠近林晓语,林晓语站在原地,双腿挪不开脚步,只是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他对她报以温柔的笑容,似乎又暗含着别的内容。

亲爱的,我真的很庆幸,自己还能在你的心目中占有一定的位置,可是我也想要提醒你,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好吗?我现在是还能坚持,可是未来我就不一定能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哦。

她的双手没有再放在身前防备着,本来他们的距离就很近,林晓语往前进了一点点,自己抱住了白欧洋,吻了上去。

白欧洋猝不及防,一时忘记了回应,在他刚刚确定她在主动吻他时,她已推开了他。

你别想以此来威胁我,我爱你不关你的事。她也正式的对白欧洋说。

爱我不关我的事?怎么可能,我说过你是爱我的,现在我说中了。白欧洋开心的说。

说中了?可是我林晓语是最不能爱你的那个人。

白欧洋听了这话心里还是觉得隐隐的难受,这么生硬的语气,把他们之间的感情击得粉碎,林晓语现在的话是那么的不可置疑。;

第一卷第四十五章我们结婚吧

林晓语退出队列,穿过马路,站在他面前,他看到她脸上的泪痕,似乎吃了一惊,本能地伸出手,想用拇指为她擦拭,等到手就要挨到林晓语的时候,他突然脸色变了,收回了手上的动作。

她看了他一眼,问:这些天你去哪里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蓝翔风笑了笑,指了指后座上的一个旅行箱。

我一直在外面,刚赶回来。

关于新书的事情吗?

林晓语知道蓝翔风近期没有新书上市,他出差一般不是参加会议,就是娱乐圈的活动。

蓝翔风这次笑的很让她心凉。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我了,蓝星发生的事你都不知道。

什么事,你别吓我。

这件事情不是刚出现的,很早就有了。可是我不想让你为我烦心,所以就隐瞒了你。我这段时间,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蓝翔风说,感觉他似乎很不想说下面的话,我的投资出现了问题。

什么?怎么回事?是不是上次你告诉我的对电子书硬件的开发的那个项目?林晓语大致知道这个项目,只知道这个项目之前在别处的开展都很难,但是那时候蓝翔风说自己有办法能发展好,那时候刚启动的时候还很火热,怎么这么快就落马了。

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

蓝翔风没有说话,只是叹气。

我是希望这一次我能一举击败白欧洋,把我们的网站,还有你都从天使文化大厦里带回来,我连带你回来时说的话都想好了,我想能给你最好的,可是现在我一无所有了,我真是没脸见你了。

林晓语倒吸一口气,她从未见过蓝翔风如此绝望的样子,她知道他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也不是一个对商业利益很在意的人,她明白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蓝星现在是伤痕累累了,恐怕这次会是致命一击了。

从前那个神采飞扬的蓝翔风再也不存在了,他一夜之间变得那么颓然,和昨天判若两人。

翔风,对不起,蓝星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却还让你难过,你是不是恨死我了。

蓝翔风低下头,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直直地看着她。

你想听真话吗?

是。

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对你毫无怨言,就算你深深的让我心痛,可是我一看到你就只想对你好。

林晓语泪水盈于睫,她侧过头用力眨了两下眼,试图不让它们流出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蓝翔风终于再度微笑起来。

能不能还那样叫我的名字?我不想听你叫我学长,我听你这样的变化,总感觉自己很失败,你答应我好吗?

林晓语说不出话,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

蓝翔风向四周看了一圈,脸上神情轻松了一些。

怎么没看到白欧洋,还是你来这里就是送他的?

不是,我来送晓杰,我一个人来的,他不知道。

晓杰?难怪刚刚看到你站在大门口哭来着,他和谁出去玩啊?

一句话就把林晓语的悲伤全部唤了回来。

他走了,他的亲人找到了我,我们争夺了晓杰,最后还是法院的宣判,晓杰跟着他的亲人他的妈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们好像要出国了,再也不会见到了。

林晓语断断续续地说着,说的很混乱,很无助,但蓝翔风都听懂了,他想了想,没有再问下去。

晓语,委屈你了,这段时间自己承受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现在虽然不能给你什么物质的支持,可是我还是你的后盾,是你的拐杖。

林晓语的泪水滚滚而下,但她已无力做任何的抑制,她跨上了一小步,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

蓝翔风沉默了一会,默默的安抚着林晓语,他轻声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吧。上来。

林晓语点点头,钻进了他车内。车上了高架后,蓝翔风看了林晓语一眼,突然一个大转弯,车速提高了一倍。林晓语像是被人掏空了灵魂,对四周的一切毫无知觉。直到蓝翔风在她身旁说:到了。她才茫然地抬起头,只向窗外看了一眼,泪水就汹涌着滴落到衣领上。

蓝翔风走下车,绕到副驾驶的车门旁,他拉开门,向前伸出手,林晓语用手背擦了下泪水,扶着他的手下了车。

他们准备去买票,买票的阿姨是个好心人,她说,现在就快要下班了,里面很多设备都停了,你们现在买票进去不合算。

蓝翔风笑着说,谢谢你提醒,我们只进去做做就好。买票的阿姨听了这话很诧异,但是还是给他们了每人一张票。

这个游乐场,今天正赶上工作日,而且时间也有点晚了,里面的人很稀少。

自从五年前林晓语问林晓杰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林晓杰回答只想去游乐园后,每年他生日的时候她都会带他来这里,而不知从哪一年开始,他的生日会里又加入了蓝翔风。

晓杰是下个月生日吧,我们就算提前给他过了。

林晓语点点头,转过身站上了旋转木马的转动台,她认出林晓杰最喜欢坐的那匹金色大马,走过去站在一旁,抚摸着它的头。一起来的时候还做过这个马儿,因为这个还有个人还骂了晓杰,把林晓语气得不得了。那个人说,这么大了还玩这个,你是白痴啊。林晓杰用力回击,林晓语挡在他身前,生生地接下了一巴掌。

去年他们也是最后离开游乐园的游客,那个好心的管理员在所有人都离开后让林晓杰坐在那马上转了很多个圈。

林晓语的眼前都是林晓杰的笑脸,他坐在高高的马鞍上,回过头来对她挥手,他握着栏杆站在马上大声欢呼。

她一个人静静的回想着这些画面,旁边是蓝翔风。静静的陪伴着她。

我最爱的人是欧洋,无论他在不在我身边,这一生我的心只属于他一个人,可是我最离不开的人是你,翔风,晓杰现在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你能不能不要丢下我,我们不要再怄气,我们还像亲人一样相处好吗?

林晓语为了让陆离找不到林晓杰特意搬了家,现在住的地方是她临时租借的,想到林晓杰已被带离,她也没有必要再住下去,就着今天的时间,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整理一下。然后准备搬家。

蓝翔风的车刚在门口停下,两人同时看到了站在车前不远处的白欧洋,他身形高大,在路灯下临风而立,非常醒目。

林晓语心里一沉,侧头看了蓝翔风一眼,蓝翔风了然地开口道:我会跟他解释,你不用管。

林晓语还没回答,蓝翔风已打开车门,向白欧洋走去,林晓语急忙从另一侧下来,追了上去。

白欧洋淡淡地看了一眼蓝翔风,然后转向林晓语说:下次你还是给我一把钥匙吧,我站在这里一直有人盯着我看,让我很不自在。

林晓语没想到白欧洋第一句话说出来是这样的,楞在那里半天才回答: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这么早就应酬完了?说完有些觉得不是滋味,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白欧阳看着他微笑了一下。

我自己也没想到今天结束的这么早,我很久都没有这样等你了,今天来回味一下。白欧洋说完也对蓝翔风说了一句话,你回来了?晓语以为你有什么事情呢,很担心。

蓝翔风被他突然的问话搞得很惊讶,他面无表情的说,我是在工作,在外地。刚回来巧合遇见她。

白欧洋眉心微皱,身体转回到林晓语面前,这才发现她眼睛红肿,神情间很是忧郁。

你怎么会去机场?他斟酌着问。

蓝翔风冷冷地哼了一声,先于林晓语回答:我不知道这件事,那还情有可原,你和晓语天天在一起,居然你也不知道。

白欧洋没有理会他言语中的讥讽之意,目光仍落在林晓语的脸上,有忧色一闪而过。

发生什么事了?

晓杰的亲生母亲找到了他,前一阵我就是和她在打官司争晓杰的监护权。我打输了,她把晓杰带去了美国,我得到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快上飞机了。

林晓语声音又有些哽咽,白欧洋毫不顾忌身旁的蓝翔风,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为什么不告诉我,也不肯让我派去的律师帮你,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因为我没想到我会得不到他的抚养权,我以为我们的是分不开的亲人。

白欧洋这时对蓝翔风说,以后我的分内事不需要你操心。这句话说的毫不客气。

这句话完全不像是感谢,倒很像在送客,蓝翔风看了一眼埋在白欧洋怀里的林晓语,她的肩膀微微在动,很明显是在哭,他阴沉着脸,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转身向自己车子走去。

蓝翔风车开走后,白欧洋才把林晓语从怀里推开些,低声问:有没有吃晚饭?

林晓语垂下眼帘,摇了摇头。

我吃不下。

那陪我吃一点吧,我刚刚只喝了酒,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有点饿,给我下面条好不好?

林晓语点点头,白欧洋揽住她的腰,两人一起走进大门。

林晓语反手关了房间的门,从钥匙圈里拆下两把钥匙递给白欧洋。

现在找配钥匙的人很难,明天你帮我留意一下吧。

好。白欧洋接过来,放在手心上,两手握成拳状,放到她腰后,她再次被他拉到身前,她的睫毛上还有些水珠,增加了她现在的魅惑的感觉,又夹杂着幸福感。

晓语,我们结婚吧。

林晓语吃惊地看向他,他微笑起来,把她抱的更紧。

我明白你的想法,你不想蓝翔风难受对吗?因为在外人眼里你还是他的未婚妻,可是我不在乎,我爱的是你,我们都婚事不是炒作,我只要你幸福。

林晓语知道白欧洋是怕她伤感,怕她孤单,才突然向她求婚的。只是她没有想到他早就看穿了她心里所想,并且选择支持她,相信她。就算这个心思是有点不合理的。

好的。她说。

你说好的?

对啊,好的。

不对,应该说我愿意。

林晓语终于笑了起来,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第一卷第四十六章猫捉老鼠

我愿意。

白欧洋一把抓过她,狠狠地把她吞进嘴里。

我们去菲律宾注册吧。他在她耳旁低语。

为什么去菲律宾?

因为我听说那里的制度不准夫妻间离婚,你这么不听话,我肯定要提早防范了。

你想去哪我就去哪。林晓语整个人都沉浸在强烈的幸福感中,也不反驳白欧洋的攻击,体现出难得的温顺体贴。她轻轻推开他说:你饿吧,我去给你下面条。

林晓语听到他在她身后说好,忍不住再次微笑起来。

来到厨房,林晓语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晓杰的母亲发来的。

这个短信就是基本上一个意思,她觉得很感谢晓语,这次自己能找到晓杰是有人给他的消息,而这个人就是白欧洋!

林晓语在白欧洋的办公室外等了大半天,将近下班的时候,他的高层会议才结束。她走进去,见白欧洋正低头在看一份报告,右手撑在额前,大拇指按在太阳穴上转着圈。

他的注意力似乎全部被那份文件吸引住了,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

林晓语等了一会,见他还是没有抬头,轻声问:头痛吗?我帮你揉吧。

他抬起头看着她,他俊逸的脸和他的微笑一起呈现在他的眼前。

好啊。

林晓语微笑着绕到他身后,两手放在他的两侧太阳穴上,白欧洋顺势闭上了眼睛。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一点动静,他靠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林晓语慢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俯下身子去看他们的脸,他突然仰起头,贴上他的嘴唇。

她被吓住了,想要喊出声,他伸出胳膊勾住她的脖子,一使劲她就落在了他的腿上。

她很快冷静下来,不在喊叫,很顺从的看着他,用胳膊勾起他的脖子,用力配合着和他吻到了一起。她突然间有一个强烈的想法,想要好好的和他接这个吻,可以等到自己老了以后,好好的回忆,她希望回忆起的就是这一刻。

人的脚步总是追不上命运的脚步,在知晓爱是什么之前就已经沦陷,在知晓爱之前就已经离开,在知晓面对之前就已经结束。机缘巧合不过是一种传说,遇见的时候单纯天真,相爱的时候执迷不悟,相守的时候坚持到底,人永远比不过命运,人生最好的结果就是顺其自然。

林晓语离开他的唇,带着明显的恋恋不舍,白欧洋看着她,笑的有些邪气。

我很想知道你这么想要我,为什么还能坚持离开我这么久?

林晓语脸上一红,推了他一把,借力站起身来。她看着他的电脑屏幕,努力把心中那些不平稳的气息压了下去,岔开话题道:叶小姐的策划会开的不顺利吗?

恩,折腾了一下午都没有任何收获,市场部的人,我现在好像把他们捏死。

他坐在那里,把她捞到自己的身边,抱住她,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就是有的话,我也不会让你拿去做别人的书,我要用在我自己的书上。

林晓语也侧过身来,低下头,回看着他。

白欧洋眉毛一挑,说的很随意:新书写完了吗,蓝翔风打算什么时候开签售会?我去给你捧场。

我不会给他做,我想和天使文化合作。

白欧洋似乎有些意外,他松开她的手,脸转向电脑,但没有多做思考,接着她的话说:蓝星现在情况很不好,你在这个时候做这种决定,可不太像你的性格。

林晓语左跨了一步,整个人靠在桌子旁边,完全遮住了白鸥洋的视线,他不得不抬头看他。

你不记得了吗,你以前说过要把我的新书签给天使吗,这是你要求的,算是我对你弟弟的补偿,我现在答应你的要求。

这一次他考虑的时间有点长,足足看了她一分钟,才说:林晓语,说你的条件吧。

林晓语点点头,从白鸥洋前面走出来,走到距离他远一些桌子的另一侧的椅子上,坐下。

她知道属于林晓语和白欧洋的时间已经结束,现在开始,是天使文化和蓝星的时间,只是她开启了这一时间,却无法预计什么时候能够结束,也许永远都不可能结束。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忘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将早就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我获取稿酬的方式是你以个人名义向蓝星注资,我现在公开的身份还是蓝翔风的未婚妻,在蓝星最困难的时候我以向其他公司卖版权的方式获取资金支持,帮助未婚夫度过难关,

这里是我们这个协议的所有内容,你对外面的人不能有其他的解释。

白鸥洋双手握得紧紧的,露出了青筋,脸上也绷得极紧,使他的脸看起来很刚烈。

你觉得你的稿费可以助他度过困难吗?

你不可以按其他的书一样来算我的稿费,我把这书卖给你的其他价值完全高于书的价值,我相当于向所有人说蓝星没有资格出我的书,而你是我林晓语的首选,在我们两个之间有过那样的斗争之后,你成为最后的赢家,你一箭双雕,既报了仇又在蓝翔风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这能够大幅度的提高你的声誉。

白鸥洋笑着鼓了鼓掌,掌声很快停了下来,和他的笑一样。

真是一个完美的策划案,顾及了蓝翔风的面子,帮蓝星筹到了资金,提高了我的声誉,同时还避免有人说你水性杨花,你确实要比我的市场部人员高明。林晓语静静地坐在他的对面,脸上的血色随着他鼓掌的节奏一点点地褪去。

你觉得我应该给你多少稿费?他的脸色如他头顶上的吊灯光一样白,只不过他的声音依然维持着平稳,但也只是平稳,早就没有了一点温度。

五千万。这个是她早就算好的价钱,但在他直视的眼神中,她说的很艰难。

房间里发出了一些杂乱的声音,白鸥洋桌子上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她从未看见过他这么失控的样子,就是之前她说他剽窃她妈妈的书,说自己设了一个圈套一定要他钻进去时,他都没有这么失控过,她看着他直视的双眼,恐惧万分。

为了蓝翔风,你用自己来和我谈条件,你是不是觉得以前那样羞辱我还不够?

她在他的大声吼叫中站起身来。

我希望你能够多想几天再给我答案,我会等你平静下来再说,这几天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林晓语见他不说话,就转身向外走去,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听到他说:不需要,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扭过头看他,她已经不再害怕了,但好像其他的感觉也都消失了,她的心里乱七八糟,也不敢多想,甚至不敢去碰触自己真实的内心。

白鸥洋在键盘上很快的打着字,伴随着他最后一声重重的按键音,旁边的打印机上出来了一叠纸,他头也不回地说:签字吧。

林晓语迟疑了几秒后,走过去将那叠纸拿起来,天使文化的合同格式她很熟悉,在重点条款上扫视了一遍后走回他的办公桌旁,签好名字后将合同拿在手里看着他。

白欧洋站起来,伸手取过她手里的合同,她触到他的手指,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如果有一天你让我生气了,我就会放弃你。现在你真的让我生气了,不过我还不想放弃你。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看他,他的眼睛很朦胧,看不到眼底,她不清楚那是意味着他的愤怒,失望还是软弱,她几乎难以站直,只好倚靠在桌子边。

谢谢。她轻轻的说,但十分确定他听见了。她担心自己无法坚持,逃似的离开了房间,一路上她气也不敢喘,生怕自己一放松,就会在她的视线下投降。如果他是在掩饰他的软弱,那么她至少应该那样去做。

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她就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她才想起来有件事还没做,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再次翻看了一下陆离的短信,她的手抖得很厉害,但还是坚持着把短信删除了。

那条短信上只写了三个字白鸥洋。

江若兰新书上市的发布会还是放在天使文化大厦的顶楼会议厅里举行,林晓语也被通知参加,只是通知她的人不是白欧洋,而是江若兰。

江若兰走进她的办公室时,看到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眼神很涣散,显然思绪并不在电脑里的内容上。她敲了敲门,见林晓语抬起头来,笑着走到她面前,将邀请函放到她桌上。

我新书发布会,下午两点,别迟到啊。

林晓语将那个信封推回给她,说:他没告诉我,显然不欢迎我去。

江若兰看了她一眼,还是一脸的笑容。

你们俩个这又是在玩什么游戏啊,上一场猫捉老鼠,这一场换成老鼠捉猫了。

不,还是以前的游戏规则,只不过每个人都自以为是而已,殊不知我们都是老鼠。

你知道就好。江若兰这次直接将信封塞到她手上。是他叫我过来给你的,我还没见过萧大作这么害羞的样子。你们这次冷战有多久了?

一个多月吧。

都这么长时间来了。江若兰笑得更放肆:怪不得他憋不住了,算我运气不好,发布会刚好在冷战期开,被白鸥洋利用来当求和的机会了。好了,你也别忍了,别憋出病来。我牺牲一下,陪你去购物吧,给你挑件漂亮衣服下午开发布会的时候穿。

林晓语勉强笑了笑,说了声好,她刚站起来,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白欧洋,她脸上的笑意立刻停滞下来,这是那次签约后,他第一次进这个房间。;